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闻喜酒务头商代青铜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7 09: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胡春良

2019年3月,运城市闻喜县的酒务头商代墓地入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专家点评指出,该墓地应为晚商高等级方国贵族墓地,它的发现与发掘是商代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不仅为“匿”族青铜器找到了归属,也填补了晋南地区晚商遗存的空白。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对它的发掘却始于几场近乎毁灭性的盗掘。

据介绍,2015年,闻喜县酒务头村古墓遭受严重盗掘,当地文物部门上报并请求抢救性发掘。2017年6月,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牵头,联合运城市外事侨务和文物旅游局、运城市文物工作站、闻喜县文物旅游管理中心共同对墓地进行勘探,同年8月,考古队对墓地进行抢救性发掘。

闻喜酒务头墓地共发现商代晚期墓葬12座、车马坑6座、灰坑5个,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骨器等文物共计500余件;其中5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墓被发现,对研究商代晚期商王朝的势力范围、政治地理格局,以及商代晚期中条山铜矿开采历史有重要价值。

山西青铜博物馆馆藏多件酒务头墓地出土的青铜器珍品。2019年9月笔者专程赴山西青铜博物馆,参观考察酒务头墓地出土的青铜器,透过这些凝聚着岁月斑驳沧桑和厚重历史人文信息的青铜器,商代古方国“匿”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高规格的青铜器组合

在酒务头墓地勘探之初,最引人注目的是5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墓(编号M1~M5),规模大、规格高,形制特别,腰坑内有殉牲,墓葬一侧还有陪葬车马坑。然而,M2-M5四座大墓早已被洗劫一空,现场只残留了一些当时盗墓者打碎的陶片和青铜残片,墓室的有效信息被破坏殆尽。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通过对墓葬形制、埋葬习俗和出土青铜器、玉器、陶器等133件器物的纹饰、造型进行综合判断,最终确定这座墓葬为商代晚期遗存。特别是M1中出土了大量完整的青铜器组合,包括鼎、卣(yǒu)、尊、觚、爵,以及兵器钺、戈、矛等,还有弓形器。

根据商代墓葬青铜器组合的形制特点,这无疑显示了墓主人尊贵的身份。据此考古工作者判断,该墓葬主人有可能是仅次于商王墓葬的贵族首领。墓主人有可能就是与商王同族的人,被分封到此处建立了自己的属地。

古方国“匿”

据现代研究发现,商王朝是由众多方国组成的国家联盟。“方国”一词最初由孙怡让在《契文举例》中提出。《周易·既济》篇载,“方,国也”。“方”便是“所有的国”,甲骨文中称为“多方”。

在甲骨卜辞中,有称为“X方”的国,又有不称“X方”的国。比如在绛县就发现了古方国“倗”的墓地,在襄汾大河口发现了古方国“霸”的墓地等。而酒务头墓地发现的青铜器则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商代方国“匿”的存在。

在酒务头墓地出土的青铜器物上皆能看到刻有相同族氏名“匿”的铭文。“匿”是什么意思?在相关历史文献中,并没有关于“匿”的记载。据考古专家介绍,在山西历代考古发现中,先后发现了丙、先、倗、霸等方国的存在。

依此判断,“匿”就是一个方国的名字,酒务头墓地所处的地方在商朝时期,就有可能是一个名为‘匿’的小国家。

当然出土青铜器揭示了古方国“匿”的存在,也有其他文献可以佐证。比如在一些文献记载中曾经有“匿”的出现,在国内外的一些博物馆中,均展示过刻有“匿”字字样的青铜器,只是人们无法解读它的由来以及出土地点,而酒务头墓地的发现,或许能为这些身份未知的青铜器,提供一个关于“家”的根源记忆。

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个更加清晰的方国“匿”一定会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青铜器纹饰与铸造技术

商代青铜器上的动物类纹样可分两大类,一类是变形奇特类,属于想象中的动物;一类是自然界真实存在的动物。因为商代统治阶级特别迷信鬼神,青铜器主要是用于祭祀,其装饰纹样也往往带有宗教色彩,使得其纹饰往往带有威严、神秘、慑服的特点,其中最流行的是想象的动物纹。最常见的主装饰纹样就是“饕餮纹”,形成一个兽面,大眼,有鼻、双角;也有用两个相对的“夔纹”来组成。

饕餮纹,也就是兽面纹,一般在钟鼎彝器上多刻其头部形状作为装饰。饕餮是一种凶食的动物,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秘怪兽。古书《山海经》介绍其特点是:其形状如羊身人面,性格贪婪,比喻好吃之徒。为缙云氏之子而非龙九子。

《左传·文公十八年》说饕餮是“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而到了商周,统治者用青铜器纹饰的“狰狞恐怖”来表达王权的“神秘威严”,以表达其对政治权力、地位与财富的占有,让人望而生畏。

奴隶主也在这些可怖狰狞的纹饰中寄托了他们全部的威严、意志、荣贵、幻想和希望。它含义众多,有“吉祥”“通天地”“辟邪驱鬼”之意,也象征“公正,勇猛”,还有的认为是祭神。

商代器物主要用于祭祀,被称作饕餮的兽面纹应是牛、羊、猪等作为祭祀牺牲形象的表现。而这种形象往往是加以象征化、抽象化后被表现出来。

研究山西青铜博物馆馆藏的酒务头墓地出土的青铜器,可以看到装饰纹样主要有兽面纹,还有个别的弦纹,均是商代青铜器的典型纹饰,充满了商代诡异神秘的气息,装饰华丽,铸造精美。其中兵器,不仅注重实用功能,而且注重装饰的艺术功能。

特别是提梁卣的出土,说明当时青铜器可以分铸成型,然后组合,反映出高超的技艺水平。商代作为中国青铜器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青铜文明光耀世界。酒务头墓地青铜器的出土,为商代青铜器增添了新的文明名片。

结语

酒务头墓地作为运城盆地发现的商代晚期珍贵的文化遗址,不仅是方国“匿”的国家记忆,也是运城古代青铜文明的灿烂珍存,“古河东”元素再一次让世界惊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