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李晓霞:冬日取暖的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11: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冬日取暖的“路”

□李晓霞

1978年的晋南农村,人们还没有感受到改革春风的吹拂,寒冷的冬天便已如期而至。

入冬前后,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堆起了几座小山一样的柴禾垛:棉花柴、玉米芯、小麦秸……所有能燃烧却无需成为家畜饲料的东西,都被庄户人当作宝贝拾掇到一起,成为后冬烧炕取暖时的燃料。

一到冬天,我和表哥表姐就挤到姥姥的大炕上。为了让我们这几个小“猴崽子”睡觉时不受罪,烧炕成了姥姥每天晚上睡觉前的“必修课”。


烧炕虽然不是什么难事,也并非重活,但每次烧炕,姥姥的两只手不是被干柴划破了口,就是被草秸扎上了刺;烧的过程中不但要忍受烟熏火燎,还要每过几天掏一次炉灰……这种日子最起码要熬上“九九八十一天”,才能迎来“耕牛遍地走”的春天。

土地承包到户以后,日子很快便好了起来。一只大铁炉被“请”进了姥姥的房间,冬天再也不用为烧炕发愁了。炉子与土炕相连,在做饭的同时便解决了取暖问题,也让姥姥从繁琐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只是与用柴烧炕不同,用炉子取暖就需要备足一冬天所用的煤饼。

打煤饼不但是一个体力活,还是一项“大工程”。

3个舅舅在外“当差”,这项“工程”便落到了正在读高中的二表哥、三表哥身上,他俩总要利用好几个礼拜天才能完工。


每到礼拜天,两个表哥就早早起来开始忙碌:担水、提土、拉煤……先把煤和土按一定比例混合起来,浇上水和成煤泥,然后用“抹子”把湿漉漉的煤泥推开摊匀,抹成一张厚度约两公分的大“煤席”,再用抹刃贴着地皮划线打格,将煤席分割成若干块长方形的小“煤饼”。

几天以后,待一张张小煤饼风干晒透,便可按照次序揭离地面,整齐地放在屋檐下。用的时候敲成小块,填进炉膛即可。

用炉子取暖倒是省事,可每晚睡觉前用湿煤糕封住炉子之后的那股煤气味却让人难以忍受。我和表哥表姐一同跟着姥姥睡,但他们对煤气味似乎不像我那样敏感。

虽然炉子上搭着烟筒,窗玻璃上还留着空隙,但隔三差五,我还是会被煤气“煤”得不醒人事。因此,每到冬天,姥姥总是提心吊胆,怕我有个好歹。一有状况,她就赶快喊叫表哥表姐,让他们把我抬到院子里,待呼吸过一阵新鲜空气之后,我便会自然苏醒。庆幸的是,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

1986年,我随父母到西安读书。去西安之前,姥姥最关心的是我要去的那个家到冬天是怎么取暖的。当得知父亲所在的部队全是由院里统一供暖时,姥姥那颗提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我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不为别的,单就冬天不用再受煤气困扰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兴奋和激动了。

到西安后的第一个冬天,我着实领略到了统一供暖的好处:不用再为储存燃料发愁,不用每天因烧炕弄得灰头土脸,不用再打煤饼,也不用再担心有煤气中毒的危险……关键是手上再不会生冻疮了。

一直到后来跟父亲转业回到运城,再到自己成立家庭,我住的都是这种由单位统一供暖的房子。

2006年,我在市区看中了一套商品房。这个小区里的房子卖得很快,“地暖”供热是其最大的一个卖点。2006年前后,商品房开发在这座小城刚刚起步,而这所小区又引领着商品房开发的新潮流,率先将地暖技术引入了商品房建设。


与老式住房相比,这种“看上去整齐美观,打扫起来方便快捷”的房子自然更受人青睐。

房屋经销商对地暖的宣传那真是天花乱坠,实际住进去才发现,他们的宣传并没有太过夸大。家里少了那些供暖管道,显得特别干净整洁,房间面积看上去也大了不少。


冬天家里温度过高时,将暖气阀关上一组或两组,室温便调到适宜的程度;家里来客多时,打个地铺,睡在地铺上的感觉反而比睡在床上还要舒展;地暖是天然的“烘干机”,洗出来的衣服不用再挂到衣架上,晚上睡觉前铺到地板上,第二天早上就可以直接穿上身了,而且湿衣服铺到地板上还可以充当几个小时的“加湿器”,让卧室里的空气更湿润……真可谓一举两得,好处多多。

再后来,城市采取了集中供暖,以前冒着大黑烟的烧煤锅炉被依次取缔,随之而来的是供暖质量越来越高,雾霾天数越来越少……大家不禁发出感叹,说运城的春秋两季,不再是刮几场风、被雾霾笼罩几天便倏忽而过了。


蓝天白云早已成为常态,绿水青山也正在逐步实现,人们生活的环境越来越美,幸福指数也越来越高。

改革开放四十年带给我们的成果又何止这些?交通运输、科学技术、航空航天等领域的发展,让世界瞩目;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收入分配等方面的变化,令百姓欣慰。

四十年,只是个节点。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进行和不断深入,“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丽梦想,一定能够早日实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