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稷山平陇古镇与玉璧之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09: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稷山平陇古镇与玉璧之战

□郑天虎 郑祥林

稷山县城西北方向两公里处,有一个仅有160多户人家、800余口人的小村庄——平陇村。就是这个小村,在1500多年前的南北朝时期,曾是险要的军事重镇、兵家必争之地,它与遥相对应的玉璧城一样,都是赫赫有名的古战场。

高欢坐镇平陇镇

公元386年,鲜卑拓跋部杰出的首领拓跋珪,建立魏国,定都平城(今大同市),史称北魏。北魏孝文帝是一位有作为的皇帝,他执政后,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政策,促进了北方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加速了民族的融合和少数民族封建化的进程,但也加剧了北魏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


公元534年,北魏孝武帝被他手下大将高欢所迫,逃出都城洛阳,投奔其另一员大将宇文泰,高欢另立皇帝,迁都到邺(今河北临漳),这就是史称的“北朝东魏”。

第二年,宇文泰杀死孝武帝,又另立皇帝,建都长安,这就是西魏。东魏和西魏的皇帝都是傀儡,国家的大权操纵在高欢和宇文泰的手中。高欢以晋阳(今太原市)为基地,控制了黄河以东的地区;宇文泰以长安为大本营,控制了黄河以西的地区。

高欢把河东(今运城市)视为过潼关、占关中、灭西魏的跳板;宇文泰把河东看作是保关中、攻晋州、占晋阳,最后灭东魏的堡垒。而河东地区稷山汾水之南的玉璧城和汾水以北的平陇镇,则是他们实现相互吞并的咽喉要道。

高欢占据着平陇镇,筑城修堡,屯兵聚集,以此为进攻的据点;宇文泰则占据着玉璧城,凭借城池宽阔(城周八里),城墙坚实,四周环沟,又有汾河天堑,易守难攻,在此安营扎寨。很长时间里,这里曾多次发生激烈的争夺战。

兴和四年十月(公元542年),高欢为了打开西进的道路,第一次攻打玉璧,西魏守将是王思政,因天冷,风雪过大,士兵死伤过多,玉璧未克,只得退回。

西魏为了加强对玉璧城的防守,大统八年(公元542年),派宇文泰手下的大将韦孝宽任晋州刺史。不久,又移镇玉璧城。

武定四年(公元546年),高欢为了再次扫除西进的障碍,率重兵倾巢而来,大军连营数十里,直抵玉璧城下,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高欢把军帐就设在平陇古镇(“高欢王把守平陇镇”的故事流传至今)。

韦孝宽智守玉璧城

西魏大将韦孝宽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奉命率军坚守城池。高欢命部下在城南筑起土山丘,企图以此居高临下,破城而人。城内原来有两座高楼,韦孝宽命人在高楼上缚木连接,高出城外土山丘,并派人昼夜了望,严密防守,并准备了大量防御器械。


高欢进城未能得逞,于是一方面派人站在土山上向城中喊话,进行恫吓威胁:“虽然你们把楼缚得很高,我们仍然能够穿城降服你们”;另一方面命士卒在城南挖掘地道,并派人在城北再筑土山,日夜攻城不息。

韦孝宽针锋相对,让部下在城内挖掘很长的堑壕,阻止其地道的内伸,并命士卒在堑壕坚守,敌兵一到堑壕即被擒杀。同时,又在地道外储备了大量的柴火,一旦发现敌人从地道进来,把柴火推进堑壕,用皮排鼓风,让熊熊大火烧灼敌兵,使其无法在地道内停留。


高欢的地道战术被破,又命人赶造坚固的战车,车到之处无坚不摧,即使有柔软坚韧的藤牌,也不能抵挡。韦孝宽派人缝制巨缦,随车进攻的方向,将缦布张开,悬挂在空中,使战车不能进入。高欢的战车无用武之地,又捆绑松竿、浇上油、点着火,以此烧布、焚楼。

韦孝宽则命士卒做好铁钩,插上利刃,火竿一来,在很远的地方将它斩断。高欢的松竿不能奏效,又在城周围挖地道21条,分4路在地道中装上木梁柱,涂上油,点着火,以使柱折城塌。韦孝宽则在城墙塌陷处竖立木栅栏,使敌兵不能攻入。

高欢再命士卒用一种叫“兀盗”的弓弩向城中射去,韦孝宽让城中的将士戴着铁面具防护:玉璧城中缺水,要从汾河汲水补充,高欢派人一夜间从上游截断汾水,但也无济于事。

高欢用尽了战术,攻城不下,便派参军祖孝征劝韦孝宽投降:“你们的援兵未到,维持不了多久,何不早早投降?”韦孝宽回答说:“我们的城池严实而坚固,兵多粮足,你们妄图破城是徒劳。我们守城者以逸待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需要什么援兵;而正是你们面临溃退的危急。


我孝宽堂堂的关西男子汉,绝不当降将,也绝不会弃城!”祖孝征劝降不成,又用离间计向城中喊话:“你们的城主韦孝宽受宇文泰的恩宠和俸禄,所以如此卖命,你们何必要替他赴汤蹈火呢?”接着,又用箭将招降悬赏书射入城中:“谁能够杀死韦孝宽,投诚高欢者,拜太尉,封开国郡公,食邑万户,赏绸缎万匹。”韦孝宽看到城外射进的招降悬赏书,怒不可遏,亲笔书写:“如果有斩高欢者,一律依照上面的条件奖赏”。

写毕,反射到城外。高欢诱降未成,瓦解韦孝宽军心的伎俩亦未得逞,便将韦孝宽的侄儿(名字叫迁)捆绑到城下,将刀放在他的脖子上,向城中高喊:“若不早降,就要杀死他”,韦孝宽慷慨激昂,大义凛然,毫无降意。此举感动和激励了士卒,更坚定了他们誓与城池共存亡的信念。

高欢病亡 东魏败退

高欢苦战了60天,士卒死伤者达七万人,被埋葬在一个深坑。玉璧城不仅没有攻破,韦孝宽反而夺据了土山。高欢智穷力竭,因愤恨恼怒而病倒。最后,只得决定退兵。就在这时,韦孝宽军中传出高欢中箭伤亡的消息。


为了稳定军心,高欢带病坐帐,强作镇定,会见群僚,让斛律金唱《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高欢自己领头唱和,但禁不住落下伤心的眼泪。

玉璧未克,损失惨重,高欢自觉无功,在病中给东魏孝静皇帝上书辞去都督中外诸军事的职务。事隔两个多月,高欢郁郁而死,终年五十二岁,为了对西魏保密,没有向外发丧。

韦孝宽镇守玉璧有功,西魏文帝命尚书孙绍远、左丞相王悦到玉璧慰劳众将士,并授给韦孝宽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建忠郡公等官职。

这次玉璧之战是以东魏败退和高欢病亡而结束,但在以后20多年中,双方争夺平陇镇和玉璧城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平陇之战的背后

武平元年冬天(公元570年)北齐后主高纬(高欢的孙子),命斛律金的大儿子斛律光率步骑五万,第三次来到玉璧,修筑华谷、龙门二城,北周玉璧城守将齐国公宇文宪和申国公拓跋显敬,两军对垒,相持许久。于是,斛律光率军围定阳,筑南汾城,对玉璧形成围攻的形势。

武平二年,斛律光再次奉命修筑平陇、卫璧、统戎等镇,率军戍守十三个地方。北周武帝宇文邕(宇文泰第四子)命大将韦孝宽和普屯威等率步骑兵万余人来逼平陇。斛律光实行“坚壁清野”,将士卒屯聚在平陇城堡内,紧关城门。


北周韦孝宽率众在城下围攻。斛律光命士卒在城墙上往下砸石头、砖块、木棒,韦孝宽兵马死伤很多。斛律光乘机命士卒打开城门与韦孝宽“战于汾水之北”。俘虏和杀死北周军数千人,斛律光被封为中山郡公,增邑一千户。

平陇之战,尽管韦孝宽一时失利,但北周在全局上已由过去的防御转入了进攻;而北齐则由过去的进攻转入了相持、防御以至到退却。

韦孝宽惧怕斛律光英勇善战,派间谍潜入北齐都城邺,散布谣言:“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立”(明月是斛律光的字、高山指高氏政权,槲树指斛律氏),意思是斛律光野心很大,准备吞并北周,然后篡夺高氏政权,斛律氏坐天下。

加之,北齐朝中谗臣诬陷,北齐后主高纬将斛律光以谋反罪处斩,朝野痛惜。北周武帝字文邕听说斛律光被斩,大喜。6年后,北齐被北周所灭。周武帝颇有感慨地说:“如果斛律光还在,我怎么能够灭了北齐呢?”

平陇和玉璧之战距今已过去了1500多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当年鏖战在这里的风流人物,已被昼夜不息、滚滚西去的汾水浪花淘尽。


玉璧城被风吹雨打荡然无存;古垒西南侧,仅剩一尊三米多高面部被切去的石佛像和倒在地上的半截残碑;往北五百米处是“万人坑”,当年战死在玉璧城下七万具尸体,埋葬在这里,断崖处暴露出累累白骨。石佛是玉璧城的唯一见证人;石碑记载着玉璧鏖战的壮烈情景;累累白骨则是成千上万无辜牺牲者的血泪控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