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曹喜庆:重度污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2 09: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重度污染

□曹喜庆

宝财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招人喜欢,巷内的长辈们一见到两三岁的小宝财,都想在他那胖嘟嘟的小脸掐一下、亲一口。宝财也乖巧,一见大人们这般举动,甜甜地叫一声,大叔好、大婶好、爷爷好、奶奶好……

宝财厄运的到来,是从他母亲怀上二胎开始的,那时计划生育抓得紧,一对夫妇只准生一胎。他母亲生下二胎,镇上计生办按政策要罚超生几百元,就是这几百元宝财家熬煎了,熬煎得他妈妈没有奶水,熬煎得他爹一夜白了头。


正当全家人山穷水尽的时候,巷内一个懂计生政策的人,给宝财妈出了一个主意:“嫂子,你不是整天叫你宝财娃是憨憨、傻子,你就让村里给你开个证明,证明你家财娃有智障,脑子不正常,你生的这二胎不就名正言顺了吗?”这个主意果然不错,他妈生二胎是名正言顺了,这可苦了头胎宝财娃。

从此后,宝财是个“憨憨”“傻子”的名声,不但在村里传开了,而且传到十里八村。眨眼宝财长大了,到了相亲的年龄。他见面的姑娘倒不少,但姑娘一打听这小伙子是个“憨憨”“不够数”,纷纷打了退堂鼓。

转眼到了上世纪90年代,那是一个经济大潮汹涌的年代。说实话,宝财也想“下海”大干一番,那会兴万元户,他做梦也想当万元户。但想归想,当成当不成那是两回事。他想经商,但没本钱;他想办公司,但没技术;他想跟村里人到建筑队,大工他干不了,当小工人家不要,说他憨憨,是建筑队的累赘。罢罢罢,只能怨命苦。

那年秋天,宝财正在责任田里的二级公路旁收玉茭,冷不防被后面一小轿车剐蹭倒地,司机忙下车问他:“大哥,对不起,不要紧吧?”宝财几次挣扎想站起来,但腰疼腿疼,就是站不起来。


他被田里干活的乡亲们,搀扶勉强立稳,趔趄着走了几步,突然给司机说:“兄弟,哥好着哩,你走吧!”司机从身上掏出几百元给宝财,刚要走,被地里的乡亲们拦住:“小伙子,你开车把人家憨憨撞了,几百元就想打发?你还是先把人拉到医院检查检查。”

司机一见村民人多势众,还听说自己撞了一个“憨憨”,越想越害怕,忙到车后备箱拿出一摞钱,给宝财说:“大哥,我今天真的有急事。这样吧,我把钱先留下,也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留下,你先到医院做检查。”说着,司机一溜烟走了。

宝财当天就到镇上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是软组织损伤,不要紧,休息几天就好了。这件事被乡亲们传得信乎其神,说宝财正在村口公路上散步,一不小心就被撞成万元户。

可悲的是,宝财发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门路,而且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光他一个人就造成几起“车祸”,发了几笔横财。宝财这种破罐破摔的做法,过往司机都无可奈何,往往都是抱着破财免灾的想法。是呵,他们都听说宝财是憨憨、有智障,又有谁和一个脑残的人过不去?偏偏就有一个人不信邪,谁?他就是县公安局王局长。


一次,王局长到此地公干,见宝财在路上耍横向司机要钱,他仔细观察,此人虽衣服褴褛、蓬头垢面,但两目有神、反应敏捷,值得怀疑,就拉上宝财到县精神病院做检查。通过检查,鉴定结果是宝财智力正常,完全要负法律责任。很快,公安局立案侦破,检察院起诉,法院经审理判决,宝财坐牢了。

这事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但闲暇时,村里一些上年纪人的说起宝财,都带着惋惜的口气:“唉,多么好的娃,都是那股不好的风气把娃污染坏了。娃要是能遇上今天的新时代,那该多好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