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侯滟霓:有暖在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1 11: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暖在心

□侯滟霓

四季流转,一年的圆,到立冬时分,就要画好了。于是满心期待,等广庭雪净,围炉夜话,温一壶酒,于梅香处寻一抹“冬来春将至”的暖意。

虽心下有期,但仍是害怕过冬的,尤其年岁渐长,对于冷的触感越发灵敏,根本无需妈妈叮嘱,便早早穿起了秋裤。秋裤不抵事,还有保暖裤,两层三层地往身上套,身暖心暖,不至于冻得鼻青脸紫,缩脖子圈胳膊地让人看着恓惶。


待看到光腿露颈的女孩儿,还要替人家先冷。寒冷逃不过,寻暖亦费心思,好在有一些事物和念想伴着,兴许可以过个安稳的冬。

关于写毛笔字,一开始没当功课来做,所以不能当作雅好。算消遣日子?又多少耗了些心力,如此说有些不讲究,很委屈自己似的,那到底算个什么呢?日日临池学书,多少有了些手下功夫,不至于一开始的胡写乱划、七扭八拐,如今横有了点横样,竖也能一笔而至,技算不上精,但厚厚一摞散发着墨香、写满了墨字的宣纸,还是令自己略感欣慰。


回想写字的当下,我是心无旁骛的,照着碑帖墨迹一笔一画地临写,呼吸有时会觉得急促,也有喘不上气的时候,这时候我会歇一会儿,再去提笔,调整更慢的节奏去写。有时端详那些字,暗暗揣测其中蕴含的类似吸心大法的魔力,能让我气力消散,然后脱胎换骨。

其实能写出好字的大师也不至于换了活法,但从笔墨中渗透出来的蕴与气,被写字的人呼吸吐纳,渐渐地人有了精神,写出来的字也有了神采。


写字同时,也仿佛与古圣先贤对话,当下的、不可与人道的前情后恨,全都寄予笔端,今儿愁念生,下笔遂失力道;明儿欢喜,落墨又添了轻浮,哀时字敛,怒时字险,总之,心心念念全都显于纸上,想避之,却不及,只能任性地由人评说了。

每一日写的字,都标注了日期发在微信朋友圈中,有一日写错了日子,几位好友都留言指出,恍然觉出自己走过的足迹历程都在人的眼里呢,不知是喜是忧。

学书有法,做人有道,行走坐卧亦有许多讲究。关于仪态,我得借一位老师的话来说,谓之:“体不立,则形无力;骨不正,则气无力;足无艺,则形无意;形无艺,则相无韵。”简单四句,其中含义却可以品味一辈子。


年近四十,第一次觉得自己不会走路,想想都是一件恐怖的事。胆战心惊之后,便开始修习如何仪态万方,如何处处显出女人情态,毕竟生而为女人,总被人“女汉子”、或者“二姐”的称呼。

以前还窃喜这些“尊称”,至知道身为女人该显女态后,我真真不敢再受此“恭维”,想必此后亦会介意,谁这么定义我,我就跟谁翻脸。

说四十岁方学会走路的话,多少让人笑掉大牙,但确实我从中悟到了许多简单却又深刻的道理,若花开绽放,若醍醐灌顶,四十不惑想必就是这般吧!首先要有自知之明,然后要尽量姿态好一点地去老,自尊自爱,通透磊落,不需要大智若愚,也不需要故作深沉,有可以独自疗伤的能力,也具备举重若轻的智慧,还没完全丢掉小女人的情态,偶尔也能搞出点俏皮动作来,知世故而不世故,留天真应对俗世,这想必是我后半生的愿望了。


当然,被人欣赏,被人喜爱,说到底都可遇不可求,何况欣之所遇,暂得于己,有时候,需放手时须放手,想通这个道理,多少还是值得庆幸的吧!

该庆幸的事儿还有很多,自知算一方面,得一知己的朋友却是幸之又幸!我在五岁的时候就被姥姥一语成谶地定下了“人生基调”:“妮娃儿心事重,以后要受委屈呢!”所以长大后,一遇到事,先在心里来回上下地转圈子,喜怒一般不为外人道,包括父母。


消化了呢,偷偷乐,一时半会化不开,也是偷偷哭一回。所幸心比金坚,多多少少的艰难与不堪,如今都挺了过来,心上可能留下了一些疤痕印迹,但好在心尖尖上还留着良善与温情,弥足珍贵。

说到知己的朋友,我一直都爱这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以前是绝不允许背叛的,眼里不光容不下沙子,还黑白分明、非黑即白。


与人相处,多少不得劲儿,让人难受,自己还找理,所幸得理饶人,有时让人哭笑不得。算来,毕竟幸运,在我努力让自己变好,变得不那么让人生厌的过程中,守住了一份迁就,以此让我对这个世界多了几许爱意,并且足够温情的活着。

有暖在心,何惧风雪,愿你我今冬安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