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文化漫谈] 城市深处留驾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0 16: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城市深处留驾庄

城市深处留驾庄

村名起自刘玄德

留驾庄位于运城城区北部,如今学苑北路与条山街所在的位置均是留驾庄原有的。留驾庄的名字据安邑县志记载与刘备有关。近日,记者见到了留驾庄村老村人黄杰先生与李乐安先生。县志记载与他们的介绍共同还原了留驾庄村名的来历。

顾名思义,留驾者留住大驾也。大驾何人呢?刘备刘玄德也。相传当年关公之灵应张天师之请,来河东盐池大战蚩尤,因体力不支,遂请大哥刘备与三弟张飞支援。

张飞跨一匹快马赶到盐池助了二哥一臂之力,而刘备走到古官道旁一个小村庄时,所骑骡子忽然卧倒怎么也不肯起来。原来这是一头怀胎骡子,一路奔走如今临产。无奈,刘备在小村里待骡子生产完之后才去会合。

因为这一耽搁,刘备在小村里逗留了半晌。好在村民热情又善良,对刘备好生招待,刘备深受感动。只是因为耽搁时间,未能帮上二弟的忙。

刘备三兄弟走后,村民们才知道,原来在村里照顾骡子产驹的白面汉子是昭烈帝刘备。

奇怪的是,自从骡子耽误了刘备的行程后,便再也不能下驹了。传说从那时起,骡子真正成了骡子,而马也成了马,各司其职,分工合作。

而小村原名不知是什么,自从留住了昭烈帝刘备的大驾后,遂改名为留驾庄,一直延续至今。

盐池附近的人们为了纪念关公与张飞打败蚩尤保护盐池之功,遂在一块名叫疙瘩岭的高地上(位于今星河广场与幸福里铂郡之间)建起了一座庙宇,供奉关公、张飞及周仓、关平等。

因天长日久,香火旺盛,相传十分灵验。可惜新中国成立前,疙瘩庙毁于战火,后建起乡办企业和兽医站,再后来建成了住宅小区。

学苑路是古官道

据黄杰先生介绍,如今连接市区与运城高铁北站的学苑路原来就是一条古官道,当年刘备三兄弟走的正是这条官道。当年,古官道上有两株古槐树,传说刘备还曾在浓浓的树荫下歇过脚。

这两株古槐树一直长到1974年,黄杰与村里不少同时代的孩子均曾在树上树下玩耍过。那古槐树树干极粗,需要4个成年人拉起手合抱方能抱住。

树干上有明显的脚窝,孩子们上下十分方便。

据留驾庄村人李乐安先生介绍,古槐树因为年代久远,树干已经中空,但是照样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蔚为壮观。

据村里上年纪的人介绍,古槐距今至少有上千年的树龄,因为时间久远,其一直被人们敬若神明。过去,人们常在古槐下烧香叩拜,祈求平安。因为颇为灵验,一度与疙瘩庙及安邑报国寺的香火一样旺盛。

可惜的是1974年,村中扩建道路,将两棵古槐砍掉了,令人遗憾。

古庙石狮在公园

关于供奉关羽与张飞的疙瘩庙,相传其规模与如今的解州关帝庙不相上下。

据黄杰先生介绍,疙瘩庙门口的两只石狮子如今还在,就是西花园门口的两尊石狮。

记者15日上午前往探访时发现,两尊石狮体量并不十分大,但是高高的底座分为五层,上面雕刻有鹿、马、莲枝等,还有一级为莲花座状,狮因台高,狮高威壮,蔚为壮观。

公园门口西侧为雌狮,怀抱一小狮子,栩栩如生;东侧为雄狮,爪下绣球形状特别,不同于俗常。雌狮口大张,含珠一颗,雄狮口内则有绳索穿过。两狮项下均系有铃,颇富动感。据留驾庄人李居安先生介绍,底座与狮子均系留驾庄疙瘩庙旧物。年代久远不详,但石狮高大庄严,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均非常之高。

神秘消失柳家巷

据黄杰先生介绍,如今的条山街所在地,原来是留驾庄的柳家巷。柳家巷居住着姓柳的一个大家族,经历过光绪三年的丁丑大荒与民国十八年的荒旱之后,这条巷子里的人病的病、死的死、逃的逃,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留下。

柳家巷自从无人居住之后日渐荒凉破败,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留驾庄只有少数上了年纪的人还记得,庄里曾有过一条柳家巷,沧海桑田,世事更迭,竟然神秘地消失了,让人感慨。

庄中名人黄碧天

在留驾庄,近当代曾经有过一个名人,他便是黄碧天先生。此人在民国年间曾是一位少校,任过阎锡山的军医官。

黄碧天先生有一手好医术。据生于1962年的李乐安介绍,小时候有一次身体不舒服,让黄先生给了几粒药,服过之后不久便恢复了健康。村里人生病多去找黄碧天医治。他医德高尚,对上门来求医者一视同仁,童叟无欺。有钱的收些药费,钱少的一包点心权当药资,无钱的便分文不取,深受村民敬爱。

因为家庭成分是富农,其又曾供职于阎锡山部队,所以在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时期,黄碧天受到了游街与批斗。

他戴着高高的纸帽子,从留驾庄游到安邑街,再从安邑街游到留驾庄,按受沿路群众的批斗。好在人们深知黄碧天医术精良,宅心仁厚,对他也常手下留情。

如今,庄上老人津津乐道的是黄碧天心情豁达。他每次被游斗时,面容轻松,情绪超然,并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为了防止游斗时间过长会腹内饥饿,黄碧天常在上衣口袋里装些花生。每当结束游斗后,他便坐在路旁,一边歇息,一边从口袋里取些花生边剥边吃,倒也悠然。

他的超然与乐观给村子里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黄碧天先生活到近八十岁去世。

“留驾庄东口到了。”“留驾庄南口到了。”这是运城市内公交14路与7路车沿线的两个站点,都与留驾庄有关。

原来的留驾庄有两千多口人,如今在庄里生活着一万多口人,他们大多是来自运城各地甚至是外省的人。人们在这个安静的小庄子里匆匆忙忙地来往,自由自在地生活,可是知道这个村庄历史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这里曾是一个历史久远的村落,曾有很大的庙宇和参天的古树。这里的人们有信仰、知敬畏,也有对光明的向往与追求。让我们记住过往,然后从容走向未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