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亲亲的外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0 11: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亲亲的外婆

□兰金锁

你到过“外婆的澎湖湾”吗?那是一首歌,一首充满童年记忆的歌;那是一个美妙的地方,随着年轮的变化而渐行渐远的地方。

外婆是个小脚女人,瘦小瘦小的,脸上布满细细的皱纹。每到腊月的时候,她总是胳膊上挎着一个篮篮,右手拄着一个拐拐,迈着小脚,一摇一摆地从五里远的管村,踩着一条叫“码头斜”的近路,姗姗而来,一直住到年跟头才回去。


母亲生养我们兄妹六个,显然外婆是帮母亲做活而来的,主要是帮母亲纺花、织布、做衣服。

外婆来的时候,总要给我们带些好吃头,有花生、核桃,枣儿。花生是从地里搜下的,听说外婆搜花生时,用一个短把铁耙子,坐一个用玉米皮编织的垫子,刨上半天,才能刨到数十角花生。当兵那年,我去看望外婆,她盘腿坐在炕上,随手从针线活篮里拿出几角花生给我,还把攒下的三斤粮票让我带上。

外婆活了83岁,当我得知她去世的时候,哭了,哽咽着说:“你还没有花过我一分钱呢!”三十而立。结婚十年,喜得贵子,取名偶儿。偶儿的舅家住在村东头,这下可乐坏了偶儿的外婆。


她三天两头来看外孙,也是迈着两只小脚,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然后又一步一步地把偶儿牵着领到她家。偶儿的爷爷腿脚不好,等不及了,就拉着两条腿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把偶儿驼在背上背回家。就这样,偶儿成了爷爷和外婆争着管的“宠儿”。

偶儿外婆88岁的时候,不能动了,昏昏沉沉睡在坑上,还惦记着她的外孙偶儿。只听她说:“快看,我偶儿长得多大,白白的、胖胖的!”在旁边的偶儿舅妈生气地说:“你的心里只有你外孙儿!”然而此时,偶儿却在江西南昌的一所大学读书。不几天,他的外婆就去世了。

转眼又是一代新人,偶儿生下了最儿。最儿叫爷爷和奶奶时总要在前面加个名字,既亲切又好听好笑。每当家里奶奶看望最儿的时候,最儿总要把舅家奶奶让开,让家里奶奶坐下。“气”得舅家奶奶说:“回你家去!”最儿只是摇摇头。

不久,家里奶奶不在了。外婆便把最儿当作宝贝对待,年复一年地精心照管。不知多少次,最儿发烧咳嗽,舅家奶奶就把最儿抱在怀里,一边哄睡一边输液;又不知多少个日夜,舅家奶奶接送最儿上下学堂。如今最儿已长到四岁多了,变得像个大小伙子,聪明伶俐,更加讨人喜爱。

一天,家里爷爷对最儿说:“长大以后,挣下钱先给舅家奶奶花。奶奶老了,多给奶奶端几次屎尿盆儿!”最儿憨憨地瞅着爷爷,不知说的是什么。常言道,“外甥是狗,吃了就走”。此话真乎?憨心的外婆外公们,你们能从中找出答案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