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楚明亮:爱听喜鹊叫喳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9 10: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爱听喜鹊叫喳喳

□楚明亮

不久前的一天下午我和妻子、儿子回乡下看父母。天气炎热,我们坐在院子里乘凉,突然听到“喳喳喳”的叫声。循声望去,院里的大桐树上有只喜鹊正对着我们引吭高歌。看到喜鹊,大家很高兴,因为我们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充满喜气的叫声了。

这只喜鹊拖着长长的尾巴,尖尖的喙,除了腹部、肩胛是白色,尾巴黑绿相间,其他地方都是黑色。喜鹊一边叫一边摇摆着头,好像在向我们问好。看着这只喜鹊,不禁想起童年时我家院里树上的喜鹊窝和众多的喜鹊。

记忆中院子里两棵洋槐树和七八棵大楸树上的喜鹊窝竟然搭建了好几层,像楼房又似冰糖葫芦。每天几十只喜鹊在窝里进进出出,或外出觅食或在枝头“喳喳喳”地鸣叫,既热闹又喜庆,成了我们小山村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爷爷尤其喜爱喜鹊,他常常撒些玉米粒、秕谷喂它们,喜鹊和他很有感情。晴好的冬日,爷爷总爱坐在墙角晒太阳,常常打瞌睡,有的喜鹊就落在他的腿上、胳膊上。爷爷总是说喜鹊是益鸟,每年吃掉许多害虫,要我们善待喜鹊。

后来爷爷去世,我家搬走了,院子便闲置下来,之后我几次回老院看喜鹊,喜鹊见到我,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它们对着我“喳喳喳”“喳喳喳”地叫个不停,叫得我热泪盈眶。


再后来,我去看喜鹊,发现喜鹊越来越少,最后连一只也没有了,我不知道它们去哪儿了,对此我难过了很久。此后我曾多次观察过其他地方的喜鹊窝,但是类似我家院里大树上那种冰糖葫芦式的喜鹊窝,我再也没有见过。

喜鹊是北方的鸟,深深爱着生它养它的广袤北方,一年四季,无论严寒酷暑,它们都固守着这方热土,不离不弃,不像燕子、大雁、丹顶鹤等候鸟,暖时来,寒冷去。喜鹊终身陪伴着北方的土地、河流、树林、城镇、乡村。


北方最容易看到的鸟巢就是喜鹊窝,喜鹊常常把巢穴搭建在道路、民居、村庄旁的大树上,那些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反倒不见喜鹊的巢穴。

喜鹊和人类最有缘,是人类的朋友,它们与人为邻,和人类和睦相处,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人们听惯了喜鹊的叫声,喜鹊也喜欢亲近人类。


喜鹊有时在院子里大摇大摆地行走或觅食,有时飞在墙头,有时落在猪、牛、羊的脊背上……寒风呼啸的冬日,人们看到它,就看到了生机、希望和坚强;雪霁天晴,喜鹊在院落旁边的大树上喳喳地叫着,人们感到融融的暖意;心情郁闷时,听到喜鹊的叫声,顿有拨开乌云见青天之感,心里的不快一扫而光。

喜鹊是鸟类中的能工巧匠,它们的窝不但做得精细、牢固,而且十分讲究。它们一般都选择高大的树木,在树杈上做窝。它们先是噙来一根根小树枝,一点点地往上搭建。等窝快建成时,它们就用一根稍大的树枝当做大梁搭建在上面,这和人们盖房“上梁”差不多。


民间把这个时间看做良辰吉日,有的村民盖房,附近如果有喜鹊在搭建窝巢,他们会专门等待喜鹊“上梁”时,和喜鹊同步上梁,以图吉庆。

喜鹊窝“上梁”之后,接着往上搭建,然后封顶,出口一般留在南边或东面,因为北方冬天常刮西北风,目的是避开西北风。它们不辞劳苦,一趟趟噙来泥巴从里面把巢穴泥上一遍,再找来细草或鸟毛铺在里边,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灯笼挂在树杈间。

喜鹊,是人们喜闻乐见的鸟,是喜庆、好运和福气的象征,因此人们叫它“报喜鸟”“吉祥鸟”。喜鹊的名字里有一个“喜”字,注定和喜庆、喜气有缘。如今喜鹊在人们心中,已经不只是一种鸟了,而成了一种文化,早已广泛深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人们对喜鹊的感情,由喜爱到敬仰,由敬仰到崇拜,逐渐成为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各地民间的风俗习惯、对联、绘画、剪纸、歌曲、文学、影视作品等都有喜鹊文化的影子。鹊登高枝、喜鹊登梅、鸠占鹊巢、鹊桥相会、声名鹊起、灵鹊报喜,都和喜鹊息息相关。

喜鹊是勤劳的鸟、善良的鸟、成人之美的鸟,传说每年农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天河相会,便是喜鹊搭的桥,俗称“鹊桥”。

晚上回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童年的院子里,树上众多的喜鹊“喳喳喳”对着我们叫,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大树下蹦啊跳啊,有喜鹊相伴,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