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杨建萍:张大爷的花草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7 12: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张大爷的花草情

□杨建萍

张大爷退休后生活清闲,便在房前屋后种了许多花草,每天施肥、浇水、剪枝,乐此不疲,时间长了便引来不少路人关注。

不经意间,张大爷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房前花草总是比屋后的花草更加茁壮一些,不仅花朵大,枝叶繁茂,就连颜色也更加艳丽些。事实上,后院面积宽大开阔,并不缺少阳光,而且前后土地施的肥浇的水也同样多,张大爷并没因为是后院而少费多少功夫,可为什么结果却不同呢?

留意观察了一段时间,张大爷似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原来,房前与院外仅用栅栏分隔,许多上下班的市民和晨练晚归的老人便常常站在栅栏外驻足观看,还不时地对着花草评头品足,啧啧称赞。


为了方便人们参观,张大爷还经常敞开大门,这样,一些喜爱花草的朋友和路人甚至直接进得门来,站到花草边欣赏,言语中不乏溢美钦羡之词。有个别爱花者还拿起洒水壶对着花草浇两下,或抄起小铲子翻翻土壤,除除杂草。

“噢,原来这样!”张大爷不无感慨地说,“看来,缺乏思维能力的花草植物也一样爱听赞美之词啊。”

花草本无情。可欣赏的人多了,称赞的话语多了,它们也会流露出自豪、兴奋的表情:枝杆长得高一些,叶片变得绿一点,花朵更是尽量开得又大又艳,象是在向人们炫耀一样。

人,爱听好话,渴望被人羡慕,受人尊敬,花草也一样。我想,即使是无生命的山石、河水之类,恐怕也不愿遭人抛弃,被人冷落吧,谁都有被重视的需求和欲望。

我不禁想起小时候每每考试得了一百分,便不住地向街坊邻里宣传,生怕别人不知道。邻居大爷大婶一个微笑、一句“真聪明”的赞叹,对我来说都比吃了蜜还甜。而在这样的赞美环境下学习成长,我感到无比轻松。结果,每次考试都能得一百分,捧回大红的奖状等待人们的再次夸奖。

张大爷的花草在人们的赞美声中骄傲的生长。七十多岁的张大爷看起来比十多年前退休时身体还要硬朗,是不是也与他受人夸赞、轻松快乐的心情有关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