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胡爱鲜:三轮车上的母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3 17: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三轮车上的母爱

□胡爱鲜

对于母亲,谈不上亲近,也许埋怨更多。埋怨她不让我上高中;埋怨她不能给我如别人家孩子那样的亲近,记忆中总是那张风尘仆仆严肃的脸。

埋怨归埋怨,然而他们老了。尤其父亲脑梗后,母亲的负担更重了,难免没有好脸色。

近日,母亲血压忽高忽低,对她的担心与日俱增。一天半夜,睡梦中听见母亲叫我的小名,亮亮地应一声“哎……”爬起四处寻找母亲,哪有啊?母亲在乡下老家,难道?一种担心笼罩了我,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半夜两点多,我不能给母亲打电话。


心中忐忑不安,只好睁着眼睛到天明。六点多,给她打电话,她说昨晚睡得踏实,我提着的心才放下。

骑山地车回家,和往常一样,聊天、做饭、听妈唠叨爸的不好。

妈是焦虑的,自从爸生病以来,她就经常抱怨。我明白,这是妈交流的一种方式,也就笑着任由她抒发小情绪。

吃完饭,他们示意我躺下歇歇,我却想回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在妈家多停,只消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完,就准备打道回府。妈见留不住我,也不再勉强,只说大中午的,路上没人,我骑山地车挺累,执意要送我。

我向来执拗,这天也是如此。道了声走了,就搭腿上了山地车,飞驰而去。路上人不多,我把山地车调成最高档,趁着树荫走,飞驰一般。大约骑了五里路,有些出汗,也有些累,咬着牙继续往前。

“鲜……”又听见妈叫我的小名,爸骑着三轮车,上面坐着妈,迎着我奔来……

“给你说送你,你跑啥?害我们一路追……”妈显然生气了。我有些不忍,看着爸瘸着腿把我的山地车往三轮车上放,我只好妥协。

山地车放在三轮车斗的一边,我和妈坐在另一边。爸在前面把残疾的左手套在左手把上,右手掌着三轮车头,我们出发了。

我斜坐着,给妈一个侧背。听妈断断续续地说话。

“你呀,就是倔。妈知道你怨妈呢,那时候家里穷,你们姐弟三个你是老大,妈知道亏了你,那时候不让你上学,是妈不对……可后来你不拗着也上了?咋还这样倔……现在爸妈老了,你也不要过多牵挂我们,妈就这个脾气,你来给你说说,心里就舒坦些……”

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妈一辈子好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错了,现在,她老了,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她的软弱。不想让妈看见我流泪,我把身体扭过去,给妈一个后背。妈后来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清楚,只知道,我不再埋怨我的母亲了。

每一个母爱都有缺失,可是,她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给我她能给的爱,我在这一刻才明白。

三轮车摇摇晃晃,爸开得很慢,就如同过去的牛车,吱吱呀呀,趁着正午的树荫慢慢走。

我把身体扭过来,看见她的脸上,还有泪痕。我向母亲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我想挽着她的胳膊,我看见妈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