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 张兴平:难忘那碗豆腐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2 10: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难忘那碗豆腐脑

□张兴平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孩提时代的我,最大的愿望是喝上一碗五分钱的豆腐脑。

那年我才七八岁。

当时刚过三年自然灾害期。我们一家老小七八口人,奶奶年逾花甲、体弱多病;我们哥儿四人,最大的还不到十岁,小的才一两岁。一家人的生活费用,主要靠着父亲那每月只有二三十元的工资收入,以及母亲勤俭持家、每天在生产队里辛苦劳作,但每个工值只有一两毛钱的微薄收入。他们愁眉苦脸、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八瓣花的模样,从小就镌刻在我们幼小的心里。

由于父亲工作忙,家里吃喝拉撒睡、浆洗缝补拆等一应大小琐碎事务,全都落在母亲肩上。母亲既要下地劳动,还要忙于家务,照顾一家老小的日常起居;另外还饲养着一些猪、羊、鸡、兔之类的家畜,以补家需,忙得她常常吃不好、喝不好、休息不好。因为日夜操劳,母亲不幸得了腰椎结核病,曾3次到当时的运城地区人民医院做手术。

就在母亲最后一次做最关键手术的前两三个月,我们同村有一个年龄和她相仿的人也得了这种病,却因家寒治疗不及时而不幸去世,落了个人财两空,家一下子就败落了。时年还不到30岁的母亲,担心手术难以成功,便把父亲叫到病床前,执意要在手术前见我们弟兄一面。父亲犹豫再三,终于下决心叫我们分批和他坐火车到百里以外的运城地区医院去一趟,和母亲再见一次面。

从原孙常公社(现永济市城东街道)孙常村的家里到虞乡乘火车去运城见母亲那天,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父亲用他那辆“除了车铃不响,其他到处都响”的自行车,驮着我和三弟去赶火车。


我们两个前边平杆上坐一个,后座上再坐一个。父亲骑得满头大汗,累得直喘气,汗水直往下滴。而西北风却冷飕飕的,像一把把利刃,把我和三弟的脚、手、耳朵割出一道道小口,血珠直往出渗,双手双脚冻得都麻木了。父亲就让我们在自行车上坐一会儿,一段时间后又下车在齐脚深的雪地里走一会儿,热一阵冷一阵,又累又冻,一不小心就趔趄着滑倒了,很是狼狈。

父亲边走边给我们讲述着母亲病情的严重性,尤其是前后一年多时间里累计上千元之巨的医疗费,犹若天文数字般,沉甸甸地压在父亲肩上,使他心火急攻,突患急性中耳炎,听力大为下降,成了一个“半聋子”(以至于事后20多年,我们兄弟几个成人后曾数次给他配戴助听器,但效果一直不太理想),满头黑发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变为苍白的灰发。


因为雪特大,路途难行,平常只用三四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竟然在心酸和眼泪中行走了一个多小时,以至于险些误了晚点半个多小时的火车。

车到运城后,雪下得小多了。我们踩着积雪,依然深一脚浅一脚地从火车站走到地区人民医院。经过这一路上四五个小时的折腾,早已过了开饭时间,我们饿得前后肚皮都贴在一起了。在医院门口,父亲为我和三弟每人买了一碗平生第一次吃的、价值五分钱的豆腐脑。

在那个十分简陋、打着黄色油布雨伞的小吃摊前,豆腐脑被摊主放在用白色的棉布包裹着的陶罐里,陶罐口的木板盖也被白色的棉布包裹着。那位50多岁的摊主得知我们要买一碗豆腐脑时,立即把陶罐口的木板掀开,马上就有一股热气飘逸而出。


他一手拿着浅浅的灰色陶瓷碗,一手拿着自制的白色铁皮铲子,十分麻利地往碗里铲了几铲子乳白色的豆腐脑。之后他又从另一个同样用白色棉布包裹着的、比较小点的陶罐里舀了一勺汤,浇到豆腐脑碗里。汤里拌有葱花、黄豆、粉条之类佐料,顺手滴了几滴香油……眨眼间,两碗色香味俱佳、香气四溢的豆腐脑就端在了我们面前,很是诱人。但是我们却舍不得吃,硬是用冻得发红的小手,在雪花飘飘中,把豆腐脑端进医院病房里,让病中的母亲吃。

然而母亲哪里吃得下呢,当她听三弟讲,因为没人管,我们弟兄几个饥一顿饱一顿,小弟饿了后,常把拇指放在嘴里吮吸权当充饥的情景后,不禁脱口而出:“我娃可怜呀!”便成泪人,直把医护人员,还有同病房的病友们,感染得跟着一起落泪。

最后在哭声一片的病房里,合着咸咸的泪水,我和三弟吃下了平生第一碗“豆腐脑”。

所幸苍天有眼。虽然母亲因为腰椎结核病,在两三年里前后做了3次大的手术,光缝针就缝了72针,腰部疤痕累累,手术后一遇天阴下雨就浑身“煎熬”不止,但母亲福大、命大、造化大。或请人就诊、针灸,或自己按摩、拔罐,她以过人的勇气和顽强的毅力,矢志不渝地和疾病作坚强斗争,最终战胜了病魔,一直活到她老人家81岁时仙逝,避免了我们家母亡子散、人财两空的悲剧


以至于原运城地区人民医院在随后50多年的病人回访中,不少医护人员都为母亲依然健在的消息而惊讶,认为该病例创造了他们医院的奇迹。因为当时不仅同症状的患者里早有病故的事例,就连给母亲做手术的医生和护士中,也有不少人早已过世多年了。

现在生活富裕了,鸡鸭鱼肉常吃,鱿鱼海参也很家常。然而每逢下雪天之际,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50多年前那段极为艰难困苦的日子,想起当年那碗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豆腐脑。


那段极为艰苦的日子,让我们哥儿几个养成了勤俭持家、努力进取的坚强性格,和与人为善、和睦邻里的善良秉性,也让我们更加珍惜今天和平幸福的好时光,决心为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点滴力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