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古今运城] 平陆虞芮朝周的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4 17: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本站,进入圈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山西省最南部的平陆县和芮城县的接壤处,曾筑有一座“二君祠”。那是后人为纪念虞、芮二君在两国相处中,“始则争,终则让”的“让德”所建。要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原本本,我们还得追溯到很早很早以前的殷商时代。

殷商末年,也就是离现在大约三千二百多年那个时候。商朝的最后一个统治者纣王昏庸无道,整日沉迷于狂饮滥醉,寻欢作乐之中。以致朝政混乱,令难行,禁难止,王朝内部已经像一锅即将滚沸的开水。各地侯国纷起,战乱不停。在这众多的侯国之中,“凤鸣岐山”,地处陕西省渭河即后来西周第一个统治者周文王,威望天天在增高。还被商纣王封为“方伯”,统率西方的大小侯国。因此,历史学家们又称他“西伯”。


当时,地在黄河北岸、中条山南的山西省平陆县,还是一个百里小侯国,名字叫“虞”,它的统治者叫虞君。在虞国西边,紧挨着个小侯国,叫“芮”,它的统治者叫芮君。芮国的地域相当于现在芮城县地面。虞芮紧邻,地处僻壤,多年相处,倒也安宁。但是,随着国君的更递,不愉快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问题出在两国交界处的一块多年来未定归属的土地上。这块土地方圆十多里,林木葱荣,一马平川。加之土质肥美,季季丰收,这使得两国新主馋涎欲滴。他们都在千方百计寻根找据,企图证实这块土地属自己所有,应当自己征收赋税。为这事,一直争执多年,难解难分,放手不下,后来,一位从西岐地方经商归来的虞国人,了解到二君之“争”的原因后,便告诫他们说:“西岐地方有个周国,周国有个很有声望的统治者——西伯姬昌,他办事公道,老百姓言听计从,如果二君听从劝告,可去找西伯辩解是非,了绝此事。”虞芮二君商定,去找西伯评判曲直。


虞、芮二君渡黄河,过潼关,向西行进入周国境地。他们边走边看,发现这里的天格外蓝,水格外清,山格外翠,空中飞翔的鸟儿叫声,也格外好听。开初,他们还以为刚到一个新地方,感觉不适应,才出现这种错觉。可是,当他们眨眨眼睛、揉揉耳朵,镇定一下情绪,再观察周围一切时,发现感觉器官并没有欺骗自己。


你看,路两旁正在耕地的农民,在田块与田块之间,都留下宽宽的田塍。耕甲停下犁杖对耕乙说:“老兄,你往这边耕,为什么留下那么宽的田塍,那上边可再种上你的庄稼。”


耕乙生气地说:“老兄,你真够啰嗦,我早就说过,那是你的地,应当种上你的庄稼,别再说了。”


虞、芮二君站住脚,看看田塍,听听二位耕人的“让执”,互相示意道:这大概就是人传说的,西岐地方“耕者让其畔”之所指吧!


二君乘辇继续前行,但见路上行人彼此相让,绝没有人夺路而行。在一个村落附近,有位年轻人因事急奔跑,把一个小孩撞倒在地,年轻人急忙上前去扶,小孩子不等人扶就急忙爬起,一跌一撞地忍着疼痛往家里跑,年轻人喊:“小弟弟,你摔痛了对不起,我背你回去!”小孩回头摆手道:“大哥哥,没事没事,请你放心!”这种“行者让其道”,路人相怜惜的情景,使两位国君在认识上有些蹊跷了:西伯姬昌,难道真的把周人统治得这样有礼貌、有秩序吗?在一个水池边休息洗漱后,他们进入一座城邑。这里的景观更加迷人,城池纵横,有样有行,男女老幼各行其事,练兵习武杀声不断,打造兵器锤声铿锵。街道上,乡人行走,男在左,女在右,老年人和年轻人同行,总是轻年人提着东西,搀扶着老年人走。啊!这一切真叫人大开眼界。两位国君在辇中自忖到:在自己的国家里,这种“男女有其别,斑白不提挈”的景观,实在是太少了,他们自感不如。


当他们进入周国的都城,他们更加注意留神观察,同时产生一种侥幸心理:绝对不能相信,周国的一切都是那样令人感叹不已。但是,又一件意外的路遇,把他们的这个念头彻底勾销了。


傍晚,留宿客栈,就寝时,他们准备关好房门,谁知里里外外找了三遍,也没找到门闩。无可奈何,他们去求问店主,店主告知曰:“西岐地方,由于社会安定,人人以礼貌为上,从未发生过失盗现象,因此夜里睡觉,向来不关门,门上都无门闩。”二君一行,怀着忐忑的心情,直到鸡叫头遍,才进入梦乡。正在睡梦之中的他们,忽然被喊叫声吵醒,睁眼一看,天已大亮。原来,他们住室的后窗正临一条小街,一位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根银簪子,站在街旁正喊叫着寻找失主,她逢人便打问,失主找不到,她一直不离开。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次教育深刻极了。虞、芮二君各自扪心自问:自己身为国君,难道还不如周朝的平民百姓,为争一块界田,一直口角多年,实在不该。


进入周国朝廷后,只见文武百官,人人彬彬有礼,个个温良俭让,士让大夫,大夫让卿,君臣等级分明。办理朝事,进进出出,有条不紊。二位国君彻底醒悟了,他们不约而同地叹道:“吾之所争,周人所耻,不可以履君子之庭。”他们不好意思再在西伯面前提起地界争执一事。于是,便乘辇而归,“以所争之田,弃为闲田。”
虞、芮相让的那块“闲田”,在现今的平陆县洪池乡南后沟西,仪家沟东。这里土肥物富,地平垄直,特别是春季,野花烂漫,蝶飞雀舞,村村庄庄全在绿树掩映之中。历代封建统治者,一直把这巧夺天工的“闲田春色”列为平陆县的古八景之一。


后人为追念二君的贤德,在“闲田”中修建了“二君祠”,祠内原供有虞、芮二君的塑像。年年代代,平陆人民一直把他们列为古代贤人。当地群众习惯称“二君祠”为“二贤庙”。当年的庙殿建筑,壮观宏伟,栋梁彩绘,庙院古木参天。解放初期,“二贤庙”被拆。现仅存明昌癸丑(1193年)记,大安庚午(1210年)镌的“虞芮二君让德记”石碑一通。碑高2米,宽0.95米,立于庙殿原址。碑文扼要记述了虞、芮二君争田起诉,同去朝周,以至把所争之田,弃为闲田。碑列为平陆县政府重点保护文物。

59104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社区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