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如何以房养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5 16: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会员,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有关房产,相信大家在10年前就一定听说过美国老太和中国老太在天堂对话的故事。美国老太说:我奋斗了一辈子,昨天终于还清住房贷款了。中国老太太说,我攒了一辈子钱,临终才买了这套房,可惜还没来得住。于是,受这个故事的启发,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靠按揭贷款圆了住房梦。

  然而,近来中美两国老太的天堂对话又有了新版本。这次,美国老太太改口了,她对中国老太说:昨天,在我临进天堂之前,终于把我房子等值的钱花光了。原来,美国老太在60岁时申请了一项“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把自己的住房抵押给银行,每月多了几千美元收入,这样她可以潇洒地去法国旅游、去韩国整容、去瑞士滑雪。而银行则等她去世后,收回了这套住房……

  也许就像当初住房按揭进入中国一样,有一天美国老太“以房养老”的故事也会登陆中国。不久之前传来消息,一种“以房养老”的新型保险模式10月份可望进行试点,我国首个开展“以房养老”业务的保险公司———幸福人寿近期正在接受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将在10月份挂牌营业,重庆、北京、上海等国内大城市有望成为全国首批试点城市。通过保险公司提供的这项业务,老年人可以将自己唯一的一套产权住房抵押给保险公司,并从保险公司那里获取养老金,直至终生。 

 以房养老 一石激起千层浪

 “60岁前人养房,60岁后房养人”,全国政协委员、建设部科学技术司司长赖明如此描述“以房养老”模式,去年,他建议先对此成立专门课题组进行调研,再选择上海、北京、深圳等大城市做试点,等到运作成熟后向全国各地推广。随后,国家建设部已委托保险公司研究“倒按揭”课题,并将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城市做调研和模型测试。

  在此之前,在上海市和重庆市“两会”期间,上海市、重庆市均分别有人大代表委员和政协委员以“说明意见”和“提案”的方式向两会提交了关于“以房养老”的建议。而这项提案很快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目前上海和重庆正就其可行性展开调研。上海市民政局日前也明确表示,将与有关部门联手一起做好上海“以房养老”的试点工作。

  事实上,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团体早已开始了“以房养老”的试探。

  在北京部分社区已开始推行“以房养老”模式,拥有自有房产的孤寡老人都可以把房产抵押给社区,由社区照顾日常起居。

  2005年4月初,南京汤山留园公寓率先推出了“给我你的房子,我替你养老”的旗号,这种“以房换养”业务,事实上也是“反向抵押贷款”的一个变种。“以房换养”计划主要针对的是南京市年满60周岁的老人,老人需在南京市区拥有一套至少60平方米的住宅,老人将住房的使用权划归为养老公寓,自己拥有住房的所有权,但自己必须迁至养老公寓,并享受免费养老服务。不过,由于在实际操作中存在种种困难,这个尝试已经夭折

  幸福人寿的董事长孟晓苏也是我国较早进行“以房养老”的研究,并积极为之奔走的专业人士。如果,幸福人寿的住房反向抵押业务能够顺利推出的话,孟晓苏关于以房养老的研究将从理论走向实践。

  未富先老 警示养老难题

  “以房养老”为何在近年来突然受到了空前的关注?答案不言自喻。

  去年2月23日首次公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指出: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在2004年底达到1.43亿,占总人口的10.97%。预计到205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2亿,占总人口近25%。而按照国际通行的60岁以上为老年人,占人口比例达到10%以上或66岁以上老人占7%以上,即开始进入老龄时代的标准,中国目前已进入老龄社会,并且正处于快速老龄化阶段。

  另外一个数据预测称,到2025年,大约有一半的中国人的年龄将在40岁以上。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就是,20年后缴纳养老金的人数和退休金受益人数的比例将大大低于1:1。这是个什么概念呢?过去几十年,发达国家,比如美国缴纳养老金人数和退休人数的比例大约是4:1,随着二战后“婴儿潮”时期出生人口的老龄化,预计到2030年美国的这个比例将下降到1.4:1;有些欧洲国家,比如意大利到2030年左右,这个比例可能会下降到大约1:1。相比之下,中国这个严峻形势将会来得更早,到2025年,我们可能还未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却已经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点不同:发达国家是“先富后老”,中国则是“未富先老”。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教授说,中国是在尚未实现现代化、经济尚不发达的情况下提前进入老龄社会的。因此,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实力还比较薄弱。

老龄化的匆匆到来,未富先老的先天不足带来的问题集中表现在:

一、不论是国家还是个体养老保障的负担正日益沉重。

二、老年医疗卫生消费支出的压力越来越大。

三、传统养老方式已不能适应老龄化社会的要求。“未富先老”意味着靠过去那种传统的养老制度今后也许根本养不起那么多老人。

社保养老 难于满足高质量要求

  在过去10年间,我们国家一直努力地进行着社会养老制度的改革——从现收现付制度改为双轨制。双轨制是在一个缩小的现收现付制上另加上一个个人养老金账户。也就是说,退休金一部分是那时候工作人口缴纳的养老金,另一部分是自己养老金账户中的积累。而自己养老金账户中的积累则取决于你历年上缴的养老金数额,以及社保基金的投资绩效。

  然而,10多年过去了,社保基金却仍是负重累累。因为缴费不得不用来支付当期的退休金,个人账户基本上是空账运行。据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养老保险金的缺口越来越大,为填补养老金的短缺,中央财政用于养老保险的拨款与5年前相比整整翻了10倍多。 “目前中国的社保体系存在巨大缺口,不少人对养老有危机感。”上海老龄科研中心孙鹏镖说。

  而事实上,养老危机在全世界范围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法国是个福利大国,但近年来,法国进入了战后就业人员退休的高峰期,且由于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提高,老年人口出现爆炸性增长。法国退休金入不敷出的矛盾日益突出,2002年,法国政府为退休制度支付了150亿欧元;日本养老保险制度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快速到来终于破绽百出,难以为继;近年来,数百亿英镑的养老金赤字一直令英国政府十分苦恼。目前,英国养老金的亏空已经达到300亿至600亿英镑。英国政府曾多次指出,人口老龄化加剧了养老金体系陷入困境。为减轻社会福利体系的负担,英国养老金委员会提议将领取全额政府养老金的起始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并建议政府今后应随着国民寿命的延长而不断提高这一年龄的规定。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19 18:41 , Processed in 0.266487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