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小说] 麦子成熟了 赵应征 小小说

30 0
发表于 2024-6-4 08:50:16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麦子成熟了,它们从天边一直向村庄奔跑,它们跨过小河,越过沟壑,飞过无数条田间小路,它们怀着急切的心情,像邮递员一样,要把憋了一个冬天和春天的生长故事告诉村子里的人们。

其实,麦子昨夜就去了我们的村庄,它们伸出金黄色的小手,敲打了每户人家的大门,要提前把成熟的信息传达给村庄里的人。

尽管麦子千呼万唤,但村庄里的人仍然躺在床上,该看电视看电视,该抽烟的就悠闲地抽烟,不惊不乍,好像根本没把麦子的呼叫当一回事。

村东头的李叔叔那天晚上就没有在家里待,他吃过晚饭后,被一片月光牵着手走出家门。夜色中,村外的麦田像下过大雪一样,银装素裹,雪白雪白的,很是晃眼。他一只手搭在眉脊上,疑似寻找遗落的什么。他从柏油路上走下去,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一片麦田边,刚收住脚步,突然“扑棱”一声,从麦丛里飞出一只野鸟。野鸟嘴里还发出两声呼叫声:“回去吧,回去吧。”他这才清醒,原来眼前的这块麦田过去是自家的,现在已经物易其主。去年老婆去世后,在外工作的儿子让他将地转包给了王老五。

王老五有两个儿子,先后都考上了大学,一个在清华上学,一个在北大上学。为了供两个孩子上学,他除了耕种自家的六亩地外,还承包了李叔叔的田地。

李叔叔还嗔怪地对王老五说:“指望这几亩怂地能换回来多少银子?”

王老五一脸骄傲地说:“添不了斤,还添不了两吗。”

月光融融如水,从李叔叔头顶往下飞泻。李叔叔突然感到眼睛有点发热,接着感到两边脸颊有点发痒,他用手一摸,原来是泪水。

此时的李叔叔,也不知道是想起去世的老伴,还是为失去自己曾经在此耕耘了半辈子的麦田而懊悔。

李叔叔踩着月光往回走,突然感到有人从身后掀他的裤子和衣襟,他扭过头看,原来是风。风跟着他往村子里跑。李叔叔有点生气,急匆匆关闭了大门上床入睡。而风在村庄的每条巷子里狂奔着。

风在巷子里遇到麦子,它从麦子身上嗅到了一股股芳香,它告诉麦子:“你们别再操心了,尽管你们成熟了,但村庄里的人是不会为收割而慌乱的,因为过去收割是用镰刀收割,需要很多天,现在有了那个铁家伙,它一旦走进麦田,一个晌午就会将你们颗粒归仓的。”

麦子成熟了,白天在烈日的照射下,像一片金色的海洋。微风吹拂,麦浪起起伏伏。站在远处眺望村庄,村庄像海洋中的一个沉默的岛屿。天气干热,村庄在热气流中明明灭灭,忽上忽下,飘忽不定,有点像海市蜃楼。

村民吴三贵的儿子那年从省美术学院毕业,在上海工作。他擅长人物和山水风景速写。每年到了麦子成熟的时候,他都要千里迢迢返回老家,支起画板,拿起手中的画笔,聚精会神地站立着,把村庄和金色的麦田纳入他的视野,经过一番精心勾勒,再涂上各种颜色,一幅乡村麦景速写画就跃然纸上。由于他的画作充满浓厚的乡土气息,曾多次在国家和省美展上获得大奖。

他在多次谈及画作的成功经验时,都会感慨万千地说,没有故乡,就没有他的画作,没有故乡,就没有他的今天。

麦子成熟了,麦田边,大路上站着很多村民,大家头上戴着遮阳帽,手里拿着蛇皮袋,一个个焦急地等待着村委会主任联系的收割机来收麦子。隔壁的田大嫂去年男人遭遇车祸。这会儿田大嫂怀里抱着一个吃奶的婴儿,身边依偎着一个五岁的幼儿。她两只眼睛里散发出十万火急的光,她听说今天收割机来村庄收割麦子,顾不上吃饭,带着孩子就往麦田跑。她知道收割机是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收割麦子的。可她还没有顾得上给村委会主任打招呼。

她想等到大家都收割完了,再央求几个人帮助自家收割。田大嫂男人是建房子的匠人,过去给村里的人家都干过活。

收割机轰轰隆隆开来了,村民们一拥而上,都要求先给自己家的地收割。这时候,只见村委会主任大手一挥说:大家都先别着急。然后他将眼光在人群里扫视了一遍,他看到了田大嫂。他把目光从田大嫂身上转移到大家头上。他抬起头,朝大家高声说:“大家稍等,先给田大嫂收麦,收完了再挨家挨户收!”

大家听了村委会主任的话后,呼啦一下让开一条道,让收割机从人群中直接向田大嫂的麦田开过去。

田大嫂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道该说啥,只见两行滚烫的热泪夺眶而出……
avatar
256229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