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郝六一介入心血管 有遗憾,但不后悔

189 0
发表于 2024-4-20 10:00:06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郝六一介入心血管  有遗憾,但不后悔 郝六一(右)在手术中
凌晨1时,正在熟睡的郝六一被电话吵醒。多年来的职业习惯告诉他,又有患者需要抢救了。来不及多问,郝六一答复了一句“就来了”,穿好衣服,匆匆出了家门。中条山下的无边夜色中,又亮起了一盏灯。手机24小时开机、不分昼夜随时备战,作为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业务主任,这就是他的生活常态。

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如同生命的太阳,而守护心脏的医者,好比托举太阳的战士。多年来,郝六一以铅衣为甲、导丝为剑,在分秒和毫厘之间让无数患者重获“心”生。

负方寸之重

这个世上的幸福有很多种,能不忘儿时初心,将梦想转化为现实便是其中一种。1976年,郝六一出生于盐湖区王范乡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也许是天性使然,这个家族里从来没有人从事过医生职业的小男孩,从小对医学有着莫大的兴趣。1996年高考填报志愿时,他第一志愿填报了浙江大学临床医学系,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医学生。

大学最后一年,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国家冠心病介入治疗培训基地、国家心律失常介入治疗培训基地)实习时,郝六一第一次接触到心血管介入领域,也真切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和医者的人生价值。2001年毕业时,作为一名名校毕业生,他有机会留在南方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往前看,大城市、高薪水;往后看,家乡的各个方面都差人一步。

“当时,心血管介入技术在国内一些大城市也是处于逐步开展的阶段,运城在这方面才刚刚起步,属于创业期。心血管介入方面的人才全国都缺,但凡事就怕比较。我留在南方,可能就是一颗水滴融入了大海,但在运城,我这颗水滴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考虑到方便照顾家庭,我就回来了。”回想起这个决定,郝六一说,“有遗憾,但不后悔。”

这个决定改变了郝六一,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运城对心血管疾病的诊疗水平。展冠脉旋磨术、冠脉激光销蚀术、冠脉OCT技术、冠脉FFR技术、三维射频消融术、ECMO治疗技术、肾动脉消融术……在郝六一的不懈探索下,市中心医院探索实施了多项全院第一、全市第一。

大部分的介入手术需借助特殊的“眼睛”——X射线来完成。这意味着,郝六一每次进行介入手术时必须身着一件十几公斤重的铅衣,用于防辐射。

穿戴一件铅衣,光从言语和文字的表述去看,是不见其重的。但当记者不经意间随手提起一件挂在钢制衣架上的铅衣时,这瞬间而来“死沉死沉”的厚重感几乎让人一趔趄。

但即使这样,铅衣也难以抵御所有的辐射。辐射剂量限制规定显示,一个普通人每年接受的射线量不应超过1毫西弗,从事辐射有关专业人员平均每年不应超过20毫西弗。而一台心内科介入手术的射线量通常达到上百甚至几百毫格雷(以胸部计算,100毫格雷相当于1.4毫西弗)。但是,铅衣的防护率却只有70%左右。

头发脱落、皮肤粗糙、腰肌劳损、白细胞减低……这些潜在的威胁并不能阻挡郝六一站上手术台的脚步,幼时就有的信念一经生根发芽就不可磨灭。郝六一说,辐射无法避免,但医者仁心,坦然接受职业给自身带来的风险,是医者的必修课。“所有医学技术的终极目的就是让患者受苦越少越好。以前,可能患者需要开胸剖腹,现在只需要介入微创手术,治疗效果更好、术后恢复更快。从这个角度讲,心内科医生的铅衣再重,也是值得的”。

光阴23载,知重负重,是郝六一给出的坚定答案。仅以2023年为例,心血管内科门诊量66778人次,出院患者12367人次,介入手术量11716台次,介入治疗例数4545人次,工作量仅次于山西省心血管病医院,在全省综合医院中居于首位。

心尖上的舞者

作为心内科医生,开展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手术是郝六一的日常“主业”。射频消融是经外周血管将消融导管送至病变部位,通过将体外射频仪的热量传导到需要治疗的部位,导致病变部位组织凝固性坏死,从而起到治疗作用。

而人体心脏结构复杂,心脏最薄处仅约0.5毫米。在心脏上“舞刀”,让人闻之色变,但郝六一却迎难而上,如同“心尖上的舞者”,在纤至毫厘的特殊战场上所向披靡。

2022年3月的一天,李奶奶因胸闷、胸痛、晕厥,就诊于市中心医院心内科,被确诊为主动脉瓣二叶畸形并重度狭窄,需要进行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TAVR是一项革命性高端微创技术,可谓心血管介入手术的“天花板”,对医生的技术水平和专业能力有着极高的要求。

经过紧锣密鼓的术前准备,郝六一团队历时两小时,采用国际最先进的经股动脉介入途径成功完成了该院首例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人工心脏瓣膜成功植入李奶奶体内,替代了她原有的主动脉瓣。术后,李奶奶的症状得到明显缓解,生活质量得到显著提升。

2023年11月,61岁的崔大爷因发作性胸痛来到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就诊。心脏超声显示,崔大爷患有梗阻性肥厚型心肌病,室间隔最厚处18mm(正常为7mm~11mm),患者左心室内压力为180/20mmHg,流出道压差最大可达80mmHg,若不及时治疗,病情会越来越重,猝死风险极高。 

一般来说,梗阻性肥厚型心肌病只需要药物保守治疗。但崔大爷左心室流出道压差大于50mmHg,随时有可能发生猝死。在取得患者及家属的同意后,郝六一决定采用酒精化学消融术为崔大爷进行治疗。

“酒精”如何能够用于心脏治疗?简单来说,酒精化学消融术是一种微创手术,就是通过前降支血管的其中一个间隔支放入球囊,并通过球囊中间的中心腔,注入99%纯度的无水酒精,达到精准控制心肌坏死,使得肥厚心肌变薄、心室腔隙变大、流出道压差降低,从而减轻因心肌肥厚给患者造成的危害。

原理一说就懂,但手术过程充满未知与挑战。因为酒精对心脏的伤害是不可逆的,所以如何加压堵塞其他旁支不让酒精“乱流”、如何控制压力维持在合适范围、如何把握酒精进量精准控制消融范围……每个环节都离不开医生对细节的把握和规范的操作。

11月18日,手术开始。选定目标间隔支后,医生将球囊准确定位后加压堵塞间隔支,随后分次缓慢注入无水酒精,并严密观察患者心律、血压变化,判断消融终点。最终,崔大爷左心室测压力下降至122/23mmHg,回撤导管测得左心室流出道压差为12mmHg,达到预计消融效果。手术全程仅用时30分钟,患者无明显疼痛感。

这项技术的开展填补了运城市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空白,也是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在国家重点专科建设工作中取得的又一项重要突破,为梗阻性肥厚型心肌病患者提供了全新的治疗选择。

不仅是李奶奶和崔大爷,还有全市第一例冠脉正向开通技术(ADR)、全市第一例植入式心电事件监测仪、全院首例左心耳封堵术……翻开郝六一的手术记录单,“首例手术”“高精尖手术”,急危重症患者成为当之无愧的热频词。

从第一次上台手术开始,23年,数千台手术,让郝六一对心脏的每一次收缩变化、神经的每一条交错排布,无不烂熟于心。

“当前,心血管诊疗技术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有大的飞跃发展。医生需要紧跟技术的高速发展和要求,不断强化自己的专业技能。”郝六一说。

如今的郝六一称号多多,他是山西省健康协会心血管介入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脏重症青年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医药协会胸痛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但他最为人熟悉的,还是市中心医院心内科业务主任。日常管理中,郝六一十分重视科室整体业务素质和医疗水平的提高,无私地进行传帮带,在科室开展业务讲座、查房指导、岗位成才、技术练兵等活动,为年轻医生联系国内一流医院和导师,邀请专家大咖讲学,促进年轻医护人员快速成长。“疾病是人类顽固的对手,医生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希望年轻人尽快超越我。”郝六一说。

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是国家卫健委在全国公立医院中,评估产生的具有医疗能力强、医疗质量高、管理规范等特点的医疗专科,代表着全国先进医疗技术水平和服务能力。2021年,山西省卫健委办公室公布了2021年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单位名单,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位列其中,这实现了运城医疗卫生行业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一个历史性突破。

记者 王耀 文图
avatar
244284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