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4-2-4 10: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文章初稿完成于2020年11月初,当时觉得空调租赁费毕竟不同于退课费,其存在有一定合理性,所以就将文章搁置下来。2023年9月中南大学部分同学发布质疑租赁费的视频,高校空调租赁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网友纷纷表达了对收费行为的质疑以及对租赁模式下灰色地带的忧虑。笔者认为,问题的关键已不是租赁费是否合理,而是后勤市场化、学生对校园事务的参与等问题,因此重新修改了文章,希望能与大家共同讨论。需要指出的是,本文仍局限于小布尔乔亚的无病呻吟,后勤工人的声音仍是缺失的。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高校后勤结构组成及分类

  图源:连伟《高校后勤市场化探析》,《高校改革》,2002年第5期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调查:文问,皮卡丘;制图:zero point five)

  注:实行租赁制的高校一般采用阶梯收费制,不同校区租赁制度也会存在差异,表格中的信息以受访者情况为准。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我也第一次知道好多学校有电费和餐饮补贴

  Part 1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简史

  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高校后勤服务工作的改革方向是实行社会化

  1999年1月国务院批转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争取3-5年内,大部分地区实现高校后勤工作社会化

  1999年我国高校扩招人数猛增加47%,2000年扩招 37%, 2001年扩招27%,后勤不堪重负。

  2000年左右国内高校大搞基建,当时对制冷设备的要求是风扇,该标准过了二十多年仍没有改变。

  2006年浙江不少高校学生自购空调满足制冷需求,浙江高校开始着手电路改造。由于缺少统一管理,宿舍墙面因频繁拆装空调受到破坏,开学季空调商在校门口大肆宣传令学校“头疼”。

  建筑工地、展会、演唱会等较早使用租赁的空调,打工人也是空调租赁较早的客户。

  在企业、学生、学校三方共同认可下,2009年空调校园租赁行业正式形成,并在2010-2013年陆续放量

  2010年7月贾立民创办浙江尼普顿科技有限公司,从洗浴热水投资开始,逐渐涉足空调租赁投资运营,最终与三鑫空调成为空调校园租赁行业中的两大服务企业。两家公司在空调、热水两大板块的共同收入达到1.3亿元,服务学校达200多家。(16年数据)

  2010年左右各种“求装空调”的段子、打油诗、歌词在网上传开。“‘985’、‘211’都是浮云,宿舍有空调才是实在的好大学”是当时的著名口号

  XX学子耐热强,电风扇,背靠墙,千亩XX,何处可乘凉。莫说心静自然凉,进寝室,桑拿房,辗转反侧梦难香。汗湿裳,床板烫。遥望XX,唯有泪千行。料得今年夏更长,装空调,X校长。——《“校长,装空调”体,横空出世》

  随着租赁制全面铺开,陆续有学生对租赁费表示不满(不少学校并不收取租赁费)。

  2016年天津大学学生会进行了高校空调租赁调查,在调查的50所高校中,无租金的有19所(北大、人大、科大等)。

  2018年《命是天台给的!宿舍热成蒸笼,留校学生天台打地铺降温》视频热传。[1]

  2023年9月中南大学学生发布质疑租赁费的视频,高校空调租赁再次引发热议。[2]

  2024年仍有许多高校没有安装空调。



  Part 2 对一些主流观点的反驳

  当中南大学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时,公众号菜路路的医学小屋爱校心切,很快站出来为母校,同时也为租赁制辩护。[3]文章汇集了维护租赁制的主流观点,现逐一反驳。

  1.租金不贵。

  空调租赁费并非大学生的唯一开销,不同收入水平的同学感受也会不同,这时候要以大多数人的感受为标准,租赁费成为舆情事件其实也说明了大多数人眼中租赁费是不合理的。2015年华师大14级新闻班公众号UCNU14newers发布的《华东师大收取高额空调租赁费,学生叫苦不迭》一文,大致能反映一般学生的感受。作者指责同学舍得开爱奇艺会员,舍不得花租赁费,像极了李佳琦说“哪里贵了?不要睁着眼睛乱说,国货品牌很难的,有时候找找自己原因,这么多年了工资涨没涨,有没有认真工作?”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2.外包更容易换新。

  也许中南大学换新工作确实做得比较好,看到网上说大概四年就会换一次。但换新和外包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如UCNU14newers反映的很重要一个问题就是设备老旧。复旦空调进校时承诺每年提供两次清洁保养,八年无条件换新,从宿舍的情况来看没有洗过(可能因为疫情耽搁,但疫情结束后也没有洗过),大概也没有换过。以本人宿舍的空调为例,夏天的时候只吹风,还会滴水(大概制冷剂没了),冬天制暖能力聊胜于无。冬天第一次用的时候以为它是坏的,联系了维修,维修人员问“辅热开了没有,开了等五分钟”,第一次听说空调还要开辅热。开了以后只能说好了一些,但没多久就断电了(耗电大,电费没了)。空调只要还能开机,就不会给你换。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笔者宿舍空调实拍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笔者签署的租赁协议

  3.个人安装成本并不比租赁低

  抛开继承性来说确实如此,实际上由学生自己安装的话空调是可以继承的,如果毕业时不拆卸,上一级安装的空调还可以继续使用,即使拆卸新生也可以用较低价格买到空调。

  4.you can you up

  这是常见的一种拒绝讨论问题的态度。作者大概是想劝大家摆脱冷气,向上走,冷气吹多了,才意识到冷气就是空调。

  5.近半数985高校都是类似模式,不是租赁模式的学校可能已经在住宿费里面包括了这部分费用

  有调查,有发言权,总结很到位。但也只能说明现状如此,并不能论证其合理性,如果现状本身是一个问题,那么它恰恰说明了问题的普遍性,问题已经严重到不得不解决的地步。这时候应该多看看非租赁的学校是怎么做到的。

  6.学校一直在进步,相信它会越来越好

  领导正欲死战,学生何故先降?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Part 3 谁是赢家,谁是代价?

  复旦空调进校刚好也是在“校长,装空调”体流行的时候,2011年7月初,复旦毕业典礼上“杨校长,早点装空调啊,虽然我毕业了,但是我爱师妹啊……”这一微博留言登上正大体育馆大屏幕。

  9月6日学工部、研工部发布《关于空调租赁招标会学生代表候选人的报名通知》。

  10月16日28名代表在逸夫科技楼敲定了7000台宿舍空调租赁方案。[4]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可以看出,由于空调普及化远远快过高校基建速度,学生对空调的需求热度持续升高,而高校的基建标准并没有与时俱进,安装空调的巨大成本使学校财政面临困境,在这个空档期,校外资本乘虚而入,并迅速垄断了高校市场。

  除少数家大业大、以人为本的高校自主安装了空调以外,部分高校非常自觉地将手伸进了学生的钱包,这些学校虽然也自主安装了空调,却将安装成本转嫁给学生,自己做了老板,如南京中医药大学安装空调后将住宿费上调300元。[5]

  自主安装空调是否应成为新时代高校宿舍标准姑且不论,租赁这一看似双赢的方式实则带有强制意味。学生无权选择安装空调的方式,只有在租赁制被敲定以后选择空调商的权利。而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有空调就足够了,其他问题越少越好,这些都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一旦其他人有进一步的诉求,他们又很容易陷入可能被剥夺现状的忧虑当中,永远被安排是他们最舒适的状态。为了避免未知的麻烦,花钱免灾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如果租赁空调在宿舍无法全票通过,这时又该怎么办?可能会有人说这是宿舍内部的矛盾,但这个矛盾恰恰是租赁制所带来的。

  资本入侵的初级阶段也许是温情脉脉的,因为它的确满足了提供服务的需求,垄断一旦形成,它的逐利性就会暴露无遗。今天在很多高校租赁空调已成为无法拒绝的事,抛开空调的便利不谈,在电路改造中不少高校都自行删除了电风扇这一选项,电风扇或留下一颗积灰的拔掉扇翼的头颅,或者连开关都不剩。(也就是说拒绝空调租赁,学生也没有使用原装风扇的权利,假使真的有学生行使“拒绝权”,学校本该提供的风扇也是不会提供的)可见宿舍硬件标准早就被资本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学校是否已经默认空调事实上就是宿舍必不可少的硬件呢?既然如此自主安装空调是否应成为一种必要的公共服务?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曾有空调租赁项目负责人表示“参与到这些项目中,我们对赚钱并不抱有太多的希望,更大的诉求在于构建品牌价值”,“投标大学宿舍安装空调的项目,更多的是公益性质的,走出校园后,大学生就会是社会的栋梁,也将成为购买空调的主力军”。[6]且不论哪位有情怀的同学会购买大学宿舍同款限定版空调,贾立民的成功已清楚表明空调租赁决不是什么“公益项目”,它的逐利性是首要的,提供社会服务只是附带品,而当附带品阻碍逐利性时就会被抛弃。市场化表面的低投入、高效率背后是一个个精明的经营者,他们是精明的投机者,他们的利益是用牺牲服务质量和他人的利益换来的。后勤市场化带走了工人的保障,带来了不断涨价的饭菜,食堂里成群结队的老鼠……

  2015年华师大新闻班曾发文反映空调租赁问题,空调商提供的型号市场上已停产下架,二手价值大概1399-1500元之间,而四年的租赁费却是1650年。空调商提供的设备老旧,使用体验很差,而且并未提供约定的清洗服务。[7]此外,阶梯制的收费模式看似给予了学生一定优惠,实际上是扩大了逐利空间。阶梯制价格最高的几级并不是摆设,因为并不是所有同学都能有幸完整租下来,一旦涉及宿舍变动等问题,前面几级就会发挥作用。有些学校会把学生没租满的部分进行折算退还给学生,有些学校则会简单粗暴吃掉这部分钱,比如浙江大学规定退租时租期不满一学年按一学年收费,即使这一部分只有一个月,收费也按一学年收费。

月卿小语 :高校空调租赁制度调查

  某校新生推送用“不麻烦”掩盖了租赁制度的问题

  “商品爱货币,但是‘真爱情的道路决不是平坦的’。”[8]商品转化为货币的过程本身就是“惊险的一跃”,租赁用时间搭起了商品转化为货币的桥梁,只要学校短期内不会自主安装空调或更换空调商(这样做的成本非常高),商家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拥有非常稳定的利润。网友在计算空调租赁多久回本时往往陷入一个误区,以成本1600元年租金400元的空调为例,收回成本一共需要多久,是四年吗?大多数同学选择的是整租,也就是一次性支付相当于空调成本的价格,这是租房市场非常常见的套路,空调进校的那一刻商家就已经收回了全部资金,资本并不是静止的,这笔钱会作为资金投入到再生产当中,帮助商家抢占校外市场。在学校这一方被垄断的天地里,风险是不存在的,因为这个市场永远不会波动,也就没有发生危机的潜在可能,而折旧的空调仍可以继续外租(打工者、毕业生)或低价出售,让资本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所谓双赢就是商家赢两次。

  校园内,资本早就无数次显露了自己的冷酷。19年东区小卖部因租期问题搬离,[9]哪怕只留下一座小门紧锁的空空的店面,也不容许有人继续在这里营业。18年相辉堂修缮完成,大家迎来的不是便利的公共空间,而是被资本包裹的昂贵的活动场地,一般的学生社团根本租不起。相辉堂南堂租借费是每天10000元,北堂租借费是每天50000元,[10]而相辉堂修缮经费主要来自于校友捐助。[11]再之前的复旦东区活动中心翻新后,其定位是剧场,而管理人员明确表示“不借给本校社团使用”。[12]

  从情怀角度这些行为都着实令人迷惑,从资本逻辑角度这些行为又是如此容易理解。也许若干年后,会有人高喊“我们也要阳光下的场地”,又或许,会有人齐唱,“我们要空调,免费的空调”,又或许是,时日曷丧?

  曾几何时,上大学收钱都被看作一件不得了的事,后来宿舍也要钱,甚至退课也要钱,一项项花费转嫁到学生身上,这些钱收得是如此合情合理,好一个温水煮青蛙。据一名受访者反映,他们学校没有安装空调,却在去年花了好几亿修了个湖。很多事情非不能也,不为也。退课费用来做空调安装费,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1] 简史部分参考文献:佳佳《空调租赁,赚应季财》,《大众投资指南》,2013年第7期;徐皓《空调租赁:大学管理模式进步》,《教育》,2013年第23期;艾肯家电网《尼普顿贾立民:互联网+空调租赁的“幕后推手”》,2016.2.24;济南都市频道《山东一大学宿舍装空调,要求学生交空调租赁费,这事您怎么看?》,2018.4.29;第一新闻《大学收取空调租赁费|有人同意 有人吐槽》,2019.5.26;西安理工大学材料学院《为什么学校装空调可能要收租赁费,你看了就知道》,2018.5.18;天大学生会《空调收费||租赁制知多少》,2016.5.5(写作者对空调租赁情况进行了调查,可惜的是该推送未提供各高校具体数据)

  [2] 上游新闻《中南大学学生宿舍需交400元租金才能用空调,校方回应》,2023.9.11;新京报评论《额外交费400元才能用,大学宿舍空调应该怎么配?》,2023.9.12

  [3] 公众号菜路路的医学小屋《某985高校竟收取学生400/年“天价”空调费冲上热搜,事实真相似乎另有隐情》,2023.9.15

  [4] 复旦青年《【新生特辑】28名代表敲定7000台宿舍空调租赁方案》,2013.9.4

  [5] 中冷暖通《空调企业推租赁模式抢占高校市场》,2014.5.15

  [6] 赵静《空调租赁先亏后赚》,《政府采购信息报》,2014年5月

  [7] UCNU14newers《华东师大收取高额空调租赁费,学生叫苦不迭》,2015.4.30

  [8] 马克思《资本论》,页129,人民出版社,2008年2月

  [9] 复旦研究生《复旦物语|这些消失的店会一直留在你的记忆里吗?》,2019.5.17

  [10] 皮旦瘦肉周news《相辉堂租借暂停学生社团等待新流程发布》,2019.3.29

  [11] 自2009年9月至2015年5月,相辉堂保护修缮项目募集人民币1680多万,港币705.61万,美元3.29万,获捐席位170座。见复旦大学校友会《相辉堂冠名席位捐赠:相映成辉》,2015.7.10

  [12] 王泓《谈谈复旦校园话剧现状》

月卿小语 · 2024-02-02 · 来源:月卿小语公众号
23003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