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布新帖回复

[散文] 难忘那些年的回家路(下郭村) 散文_郭青云

288 0
发表于 2023-7-3 11:56:00 | 查看全部 阅读模式
家,是每个人心中最牵念的地方。无论有多远,你都会踏上回家的归途。也许一路风景,也许一路坎坷……
——题记

我的老家在“平陆不平沟三千“的圣人涧镇下郭村,离县城三十多里。如今坐上村村通客车,四十多分钟到家,自驾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实在方便极了。每每走在平坦宽畅的大路上,便勾起那些年的艰难回家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杜马公社工作。有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三叔从大新疆回来一次不容易,在老家也只呆两天,让我有空回家一趟。放下电话,我正在犹豫能不能请下假,忽又接到县妇联通知到县里开会。真是无巧不成书,我高兴极了,正好开会回家两不误。决定提前一天回家,第二天到县上开会。又到村里买了满满一皮包苹果带回家。

那时的乡村道路全是土路,客运班车很少,从县城发往县西洪池乡的沿山线路,每天往返只有两三趟车,杜马乡的人要赶上客车,必须步行七八里路程,在一个叫谭里村的路口等。那是个冬天,天一亮,我就穿上厚厚的大棉袄,背上那一皮包的苹果,急急忙忙赶到了停车点。不一会,公社机关又来了几个人,说是去县城参加公审大会。我们就一起等,终于过来了一辆客车,大家赶快上前拦车。只见车里挤的满满的,司机摆摆手,门也没开就走了。我们便继续等,时间漫长,让人难熬,好在人多还能说说话。等到十一点多,还是不见有车过来,那几个准备去县上参加公审大会的人相互议论,公审大会恐怕都散了,他们只好无奈的返回公社,只留下我还在继续苦等。到了下午两点多,谢天谢地又过来一辆客车,我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冲向路中央,挥手拦住车。司机一个急刹车,拉下驾驶室玻璃对我说:“你看这车上人挤的,车门都打不开,我不是不拉你,是你就上不来呀。”没办法,只能继续等。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等得都饿的不行,还好包里有苹果,吃了个苹果继续等。过去了几辆货车都没拦住,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就在我心灰意冷快要绝望的时候,从公社方向来一辆货车,正好是供销社的陈师傅,他要去河津拉煤,就把我捎到了太宽。从太宽翻沟到南吕村,那儿有一条小路,抄近路回家就会快一点,眼看太阳落山了。

南吕村东这条小沟,翻过去就是我们村的地界。这里堵沟造坝修了个小水库,以往我回家走土坝,爬上陡坡离家就不远了。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沟边一看,土坝不知什么时候冲塌了,只留下沟两边齐刷刷的断崖。太阳已经落下去,天开始暗下来。我在沟边徘徊不定。走大路至少要一个多钟头,而翻沟也许只须半个小时。我定了定神,决定翻沟。于是,先把棉袄脱下顶在头上,然后一个脚窝一个脚窝往下挪,挪一步就把装满苹果的皮包找个小树根挂上,就这样一步一挪下到了沟底。

人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谁知我这次却完全相反,上去比下来艰难多了。尤其是攀爬那个一丈多高的齐陡崖壁,怎么也上不去。这时天已麻糊黑了,我急忙在沟底找来石头、土块垒起来,站在垒好的台子上先把棉袄扔上去,又把皮包找个树枝挂住,再折一根树枝在半崖掏出几个脚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慢慢爬了上去。这时天已完全黑了,在这荒郊野地,风越刮越大,四周传来“呜呜”的吼声,不知是风刮树枝还是什么的叫声。我着急又害怕,心跳的咚咚响,上气不接下气,浑身没一点力气,只好坐在沟边稍微喘了口气,就急忙往家赶,回到家父母和三叔问怎么回来这么晚。

一路又饿又困,匆匆吃过饭,和三叔聊了会,我就睡了。第二天母亲怕耽误我去县城开会,早早把饭做好叫我起床。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抹了点唾液润了会,总算睁开了。到镜子跟一照,两只眼睛通红,比兔子的眼睛还红。母亲说你昨天翻沟急得啦!三叔哈哈大笑,说:“人家伍子胥一夜熬白了头,你回个家一夜急红了眼。”

我和三叔骑车去县城,从下郭到王沟一路下坡还好,从沟底向中村上坡,刚开始还好,我越走越走不动,三叔一只手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一只手推着我的自行车后座,总算到了坡顶。路虽好走了,风大了,我的眼睛迎风直流泪,走一会就得停下来擦干眼泪再走,三叔把他的眼镜摘下来让我戴上,就这样勉强到了县城。之后,我的眼晴一周后才恢复正常。

难忘那些年的回家路(下郭村)  散文_郭青云


到了八十年代末,我已调回县城工作。一个星期天,爱人找了一辆车我们要回老家一趟。女儿却不想回,怕回来晩作业完不成,我只好向她保证早点回来。叫上小叔子就出发了,刚回到老家,脚跟没站稳就下雨了。父母说天雨打搅,路又不好,催促我们吃完饭赶快走。

那时县城到家的路虽然修宽了,但还是砂砾路。雨越下越大,司机也着急了,到底走哪条路好呢?走王沟,坡陡路滑汽车根本爬不上去。决定走南吕太宽那条路,走到坡顶一看,满路水哗哗流,这条路太窄了更不敢走了。返回走马沟张店那条路,相对坡缓一些,也宽一些。可是刚过了马沟水库不远,车轱辘打滑走不成了。小叔子只好到附近村里找来镢头铁锨,垫一锨土,车轱辘转两圈,司机开着车,小叔子垫着土,我和爱人在车后面推着,折腾了一个下午,还有三分之一路程没能上到坡顶,汽车竟然又灭火了,怎么也发动不着,司机说没油啦。小叔子刚好马沟有个同学,找他在村里找了个拖拉机头,到张店灌了汽油回来,把油加进去还是发动不着,天渐渐黑了,孩子实在饿得不行,小叔子的同学从他家拿了馍馍,我们吃点压住饥,试着用拖拉机头拖汽车,雨大路滑也没拖成,只好用拖拉机头把我和孩子送到了县城,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女儿把作业做完天已经亮了……
难忘那些年的回家路(下郭村)  散文_郭青云
如今,回家的路四通八达。回想过往,心中的那个家,仍然是最牵念的地方。无论有多远,你都会踏上归途。坎坷不再,一路风景……
avatar
208303

回复

avata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支持

官方商城 售后服务
投诉/建议联系

18636392123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
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 ewm_b关注小程序
  • ewm_a添加微信客服
Copyright © 2001-2024 运城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晋ICP备16004466号-2
关灯 在本版发帖
ewm_a扫一扫添加微信客服
QQ客服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