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散文] 又到苹果飘香时——赵瑞阳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23 08: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雨蒙蒙、格桑灿灿,透过这层峦叠嶂的高原山岭,我又一次闻到了家乡的悠悠果香。因为在这渐行渐浓的秋色中,家乡的苹果也正处在烂熟的季节,漫岭果香澎湃、遍野果红映天。闻着这浓浓苹果清香,我想起了儿时的时光,想起了我的爷爷。

我的家乡地处在大嶷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小时候我家里不太富裕,兄妹几个吃、穿、上学,样样都得花钱,再加上年老多病的爷爷,吃药打针看医生,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家显得更加拮据。

有一次,爷爷说他心口很干,想吃点苹果润一润,当时没有卖苹果的,就是有卖苹果的,拮据的家庭也拿不出买几个苹果的钱来。于是,父亲就到村大队的果园里干活,以工换果,过了几天,爷爷炕头就有了一袋青苹果,父亲给我们一人一个,将余下的锁在爷爷炕头的木箱中,以备爷爷吃更长时间。

从此,爷爷炕头的那只木箱就对我产生了引力,放学后我就缠着爷爷要苹果吃。要的紧了,爷爷取出一个,用刀切破,一人半块,那又小又酸的青苹果啊,在那时对我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就是现在想起来,我对它仍有一股撕扯不断的情愫,心中仍然对那青苹果产生一种依恋之情,那时觉得吃一次苹果,就是人间最大的享受,苹果就是人间最好的味道。

岁月变迁,日月更替,爷爷的病加重了,他愈发觉得心口干渴,想吃苹果。而不懂事的我们每每放学,就围到炕头吵着要吃苹果。此时,爷爷总用那种老人特有的目光抚摸着我们,嘴里轻轻念叨着:“等爷爷病好了,爷爷带你们到很远的地方去吃苹果,那里到处都是苹果树,各种味道的苹果都有,酸的、甜的、酸中带甜的,叫你们吃个够。”在那个年月,带我们痛痛快快吃一次苹果竟成为爷爷爱我们的心灵表白。但这对爷爷来说是一种奢望,直到爷爷在最后的弥留之际,他嘴里念叨的还是带我们去吃苹果,而爷爷的许诺终没实现。

1989年,家乡进行了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我家也种了20亩苹果树,每年产几十万斤苹果。无论品质和数量都比以前好许多倍,更令人可喜的是,父亲凭着这20亩苹果树,每年都有10万元到20万元不等的收入,家里盖了新房,又供我们上了大学,还在大城市买了房子。如今,爷爷坟茔所在的那片地也成了一片果园。每每中秋时节,也正是苹果飘香的时候,我看着这又红又大的树树苹果,心中总感到又欣慰又惆怅。欣慰的是,爷爷不必担心我们的物质生活了,而惆怅的是,这么多的苹果爷爷没吃过自家一个。

秋风轻拂,秋景怡然。在这无边的秋色中,我漫步在拉萨街头,道路两边的行道树跃入跃出我的视野,在这又一个苹果飘香的季节,我又一次在脑海中想起了和爷爷一起生活过的时光,抚今追昔,我深深感到苹果产业给家乡带来的无限幸福,也使我懂得更加珍惜现在,坚信未来。

《西藏日报》社 赵瑞阳 /文
16353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