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追记垣曲县东山抗日游击队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20 09: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战时期,垣曲县东山抗日游击队是一支活跃在中条山下垣曲县西半县境赫赫有名的抗日武装队伍。

1941年5月,中条山战役爆发,中国军队以失败告终,日军在五犯垣曲之后终于将铁蹄踏进了垣曲大地,垣曲人民由此陷入了日寇和兵匪的践踏蹂躏之中。据不完全统计,此后四年间,日寇在垣曲制造了无数起惨案,无辜的平民百姓惨遭杀害,垣曲人口由6万减至不足5万。民房被烧毁,粮食牲畜被抢走,庙宇和文化设施被破坏,经济财产蒙受无可估量的损失。但垣曲铁血男儿不甘受辱,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担起了民族大义,同日寇展开了血与火的殊死搏斗,东山抗日游击队就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光荣诞生的。游击队队员们或集中兵力合围包抄,或化整为零小股行动,在高高的山冈上,在深深的密林中,灵活机动打击敌人,保护百姓,谱写了一曲曲壮怀激烈的游击队之歌,在垣曲抗战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篇章。

一、游击队的最初创建

中条山战役两个月后,8月17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中条山十县既只有敌伪全无友军,派一个团带干部去发展游击战争是很对的。如有必要,还可酌量多派一点。”8月底,八路军386旅王新亭即率领太岳南进支队南下开辟晋豫地区。12月,中共晋豫区条东地委派王铭三任垣曲县委书记,开辟垣曲工作,同时太岳南进支队57团一部也已进驻到垣曲北山地带的木耳河地区。当时,由于晋西事变和中条山战役,垣曲党的基层组织大都被破坏,党的活动大都停止,严峻的形势使一部分党员情绪低落、立场动摇,有个别党员甚至脱党叛党。王铭三是垣曲本地人,这次回到垣曲,党交给他的任务是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发展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领导垣曲人民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这位精明强干而又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优秀的共产党领导干部,肩负重大使命,鞍马未顿即投入紧张战斗之中。他在着手整顿全县党的基层组织、纯洁党的队伍、恢复党的活动、使党的领导重新成为民众心目中的主心骨之后,即着手组建抗日武装和成立抗日政府。

王铭三深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一心筹划要建立一支自己的武装队伍。1942年年初,王铭三和联防二分区党委书记兼57团政委杨蔚屏、57团团长黎锡福、参谋长刘增业及营长符先辉等在绛县桑池南河开会,决定共同组建垣曲游击队,队长由垣曲县委派任,指导员和副队长由57团派出,游击队归垣曲县委领导,并取名为“垣曲县东山抗日游击队”。所谓“东山”,意指“东山赤狄氏”,这是春秋时代生活在这一带的氏族部落,以强悍骠健、勇武善战著称。以此命名,象征游击队是一支坚决抗日、能征善战、坚强不屈的铁血队伍。经过一番酝酿,游击队很快即组建成形,队长臧宪光、指导员朱耀华、副队长刘永平等,有**一支、砍刀一把。战士有57团派来的温怀德、张有才、刘殿臣等8人。这就是游击队初始创建的规模。虽只有十来个人七八杆枪,但这十来个人个个都是有着多年斗争历练和实战本领的钢铁硬汉,有着不可小觑的战斗力。

二、游击队的发展和壮大

东山抗日游击队在中共垣曲县委的直接领导下迅速在北山一带展开活动,他们偷袭日军炮楼,活捉伪顽兵匪,保护百姓生命财产,在战斗中一边打击敌人,一边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

随着游击队名声的扩大,有越来越多的抗日义士加入进来。1942年春,刘张村党支部委员庞金荣和古堆村的安晋明、袁恒等18人加入队伍。不久,又有槐南白村党支部的张保光、贾克功、臧焕文等6名党员加入进来。之后,回村党支部又动员史鸿儒、梁振邦、李岐山等5人参加了游击队……再后来,受县委指示,由臧宪光和地下党员梁珍联络,将40余人、20支枪的人民武装自卫队编并到游击队里。

队伍的不断扩大,使游击队的战斗力越来越强。他们不断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缴获越来越多的****,充实壮大自己的实力。比如,在一次活捉贾真一匪部“横皋队”队员杜庚寅的夜袭中,根据杜的供述,一次就收缴了横皋队隐藏在黄南洼、李家窑、青头嘴几个地方的一挺机枪和34支**。“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游击队就是这样在打击敌人、壮大自己的一次次战斗中发展起来的。

到了1942年夏,游击队已扩充到100多人,最多时超过了200人,游击队扩建为游击大队。东山抗日游击大队下设三个中队和一个工作队,57团派营级干部徐治歧任大队长,史强恕任政治指导员,副大队长为刘永平。县委派关中廷任政委。一中队队长任达,指导员朱耀华,全中队70多人,50多支枪;二中队队长庞金荣,副队长温怀德,有50多人,35支枪;三中队队长史鸿儒,共30多人,25支枪;工作队队长臧宪光,指导员陈福全,有50多人,30支枪,数支**。

1942年年底,东山抗日游击大队奉命到翼城兜朵参加学习和整训,之后,服从抗日大局的需要,于1943年2月编入八路军南进支队57团,由地方游击队跻身八路军野战部队。

三、游击队的辉煌战绩

东山抗日游击队从创建到尔后整编为八路军正规部队,前后历时一年多时间,先后参加了大小战斗20余次,消灭了日顽兵匪300多人,缴获机枪两挺、**5支、**160多支、**千余发、手榴弹500余枚、战马一匹、望远镜一架,收缴粮食2500余公斤,割取电话线500余公斤。他们为老百姓壮了胆、除了害,其功绩在垣曲抗战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笔。其主要战斗活动列叙如下:

(一)配合正规部队打击日寇。1941年5月,八路军57团一营在宋家湾伏击日寇由王茅向同善补给物资的运输队,游击队大队长徐治歧率一中队在制高点配合掩护,取得了此次伏击的胜利。6月得到党组织情报,游击队配合八路军57团一部在谭家圢坂设伏,全歼日伪军一个小队,缴获轻机枪一挺,**十余支,掷弹筒一个,驮骡十余匹及全部食用物资。7月下旬,57团一个营在游击队配合下,动员当地民众200余人,破坏日军从皋落到闻喜刘庄冶的军用公路30余里,锯倒电杆数十根,割取电话线500余公斤,并炸毁公路桥梁,使垣曲与绛县日军联络中断、交通瘫痪,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二)铲除匪顽,三袭横皋队。中条山战役后,国民党军残余贾真一部结伙为匪,成立“中条山野战军”,名为抗日,实为兵匪,盘踞在闻喜、夏县、垣曲三县交界之山地,派粮派款,鱼肉百姓,烧杀抢掠,截杀我抗日军民。其下之横皋队更是残忍暴戾,无恶不作,百姓敢怒而不敢言。东山游击队成立后,即把这股反动势力作为第二打击对象。1942年2月,游击队得知贾匪横皋队队长孙天露带人在枣园坡鬼混,游击队队长臧宪光即刻带队伍趁夜深把其住所包围起来,全部活捉,将孙天露拉到丁村岭上枪毙,为百姓除了一害。5月下旬,游击队再袭横皋队,得知匪首任尚全(继任队长)在岳家凹住宿,即派一中队包抄抓捕。任尚全发觉后开枪射击,一中队投掷手榴弹还击。任尚全负伤被俘,精神崩溃,于第二天死亡。第三次是在6月,此时横皋队接任队长是被称作“杀人阎王”的郝高科。有一次,郝高科带队过南蔡武家沟,15岁男孩董庚申在地里割草,郝要试试他的刀锋快不快,当场就把孩子的头砍了。这一天,获悉郝高科带领数人到了石南凹,游击队张参谋即带6名队员赶去抓捕,到沙金河时,与敌相遇,枪击过后,将其全部俘获,当场枪决了匪秘书任玉坤,之后,再将匪首郝高科带至刘张村尖勾庄处决。从此,横皋队群龙无首,作鸟兽散,彻底垮台了。

(三)和八路军57团携手围剿贾真一匪部。为开辟条西地区,1942年8月,八路军57团一营和17团一部奉命围剿贾真一匪部驻扎在曲家沟的司令部。11日,由东山抗日游击队携手配合,分两路从木耳河出发,经在槐南白短暂休息,直奔曲家沟。双方交战过后,贾匪向东峪沟撤退,我军在镇风塔截击,全歼贾匪之独立一团,毙敌副师长以下官兵160余人,俘敌三百,缴获大批武器**。9月下旬,57团参谋长刘增业率五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再赴条西剿灭贾匪,兵分三路,每一路都由东山游击队配一个班和若干地下工作人员配合。三路人马皆从丁村出发,赶拂晓前到达各自指定地点。一路在北峪村将敌人包了饺子,未费一枪一弹全部俘敌,包括匪特务连长吴吉康。另一路到曲家沟包抄途中被敌岗哨发觉,贾匪稍事抵抗,一部分逃跑,一部分投降。第三路堵在镇风塔截击溃逃之敌,将其全部抓获。八路军两下条西,因为东山抗日游击队的积极配合,大获全胜,给了贾真一匪部以致命打击,使其元气大伤,几近覆灭。

(四)四面出击,保护百姓。有一年2月中旬某日,石龙山炮楼日军到古堆骚扰,把几个妇女围追到坟园。接到报告,队长臧宪光、指导员朱耀华即带领5名队员赶去,打死了一名日本兵,其他人鼠窜而逃,救出了几个妇女。同年3月中旬,国民党15军残部营长白文光在下长涧、槐树庄一带拉票,派粮派款,糟害妇女。游击队贾克功一个班奉命夜袭槐树庄,包围了白文光住处,将其抓获,又连夜奔袭原峪堎上白文光部队驻地,俘获了十多个士兵,缴得**和手榴弹若干,并将被关在那里的南蔡村地下党支部书记刘怀书的父亲刘步云救出。五黄六月,正是老百姓龙口夺食的夏收时节,日顽兵匪纷纷出动去各地抢粮。游击队也趁时出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徐治歧带人化装进入皋落日伪据点抓俘虏,王洪庆带人包围平原日伪岗楼,使敌人心神惊乱,首尾难以相顾。游击队还顺河槽奔袭麻姑山,伏击柳树腰,既打击了日伪抢粮队伍,还收回了抗日军粮数千斤。10月初,日寇对太岳根据地展开秋季大扫荡,东山抗日游击队除一部分正面诱惑敌人以外,大多数则化整为零,穿插到敌后活动。他们该隐蔽时就隐蔽,住到老百姓家中,该出手时就出手,掩护老百姓脱离险境,最终取得了反扫荡的重大胜利。

四、游击队经历的困难与艰险

1942年前后,抗日战争正处于困难相持阶段,在山西,蒋阎合流,特别是阎锡山政治上的反共倒退,使抗战局面骤然复杂严峻。在垣曲,又逢严重的蝗灾和旱灾,蝗虫过处,禾苗一扫而光,庄稼颗粒无收,老百姓生活极端困难。在根据地,军民携手,一手拿枪杆,一手拿锄头,一手打游击,一手搞生产,共渡难关。吃糠咽菜是家常便饭,饿肚子是常有的事。但游击队的战士们深知,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胜利的曙光就在明天。在中共垣曲县委的领导下,有57团做后盾,他们对胜利充满了希望。

但环境毕竟是艰苦的,斗争也更加复杂尖锐。东山抗日游击队的战士们在频频打击日顽取得辉煌战绩的同时,也多次遭遇危险和不测,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东山游击队的发展壮大成了日军的心腹大患,他们不断派侦探、设坐探、穿便衣伪装成老百姓打听游击队的消息,想方设法要予以剿灭。1942年4月,游击队一中队驻槐南白后河庄时遭日军包围。6月上旬,刘永平副大队长和工作队4个队员夜宿东峰山蒜子沟时遭贾匪包围,突围后中途又受到驻古堆日军的追击。8月上旬,三中队在柏树圪垯遇到日军包抄。这几次被围的情势都非常危急,游击队险遭厄运,都是靠老百姓的掩护和对地形的熟悉而脱险,而且也没受到大的损失,只有三中队的队员冯英奎在柏树圪垯突围途中牺牲。9月下旬,日军打探到游击队大队长徐治歧和一中队住在望仙马家苇园,即调集部分日军分头奔袭而来。29日,驻同善日军乘夜黑沿河沟摸到马家苇园,企图把一中队一网打尽,被我哨兵及早发现,哨兵立即鸣枪报警,双方展开激战。在敌众我寡的不利形势下,大队长徐治歧当机立断,趁夜黑和熟悉周围环境和地形,命令队伍突破庄北山岭迅速转移,他和一中队队长任达、指导员朱耀华带机枪班掩护。机枪手张有才勇猛射击,拦截扑上来的日军,直至壮烈牺牲。待一中队主力突围,徐治歧和任达、朱耀华等人才边打边向天盘山方向撤离,后又沿向南方向的一条山谷运动,引诱敌人。为了保护徐、朱二人脱险,任达沿山岭向四面河冲击以引开敌人。在打死打伤几个鬼子之后,他自己也身负重伤,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所幸后来被群众发现救回,养好伤后又回归部队。此次脱险,游击队吸取教训,以后更加谨慎和警觉了。

五、英雄与烈士英名不朽

在艰苦卓绝的战斗年代里,东山抗日游击队刀光剑影,历久弥坚,在垣曲抗战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开创了垣曲抗战的新局面,保卫了刚建立起来的抗日民主政府,保护了广大人民群众,沉重打击了日顽兵匪的嚣张气焰。

东山抗日游击队的每一个人都是铁骨铮铮的英雄硬汉,他们来自人民群众,是垣曲人民的好男儿、好后代、好子弟兵。他们铁肩担道义,禀赋了祖先东山皋落氏的刚烈不屈的英雄血脉,传唱了一曲感天地、泣鬼神的英雄赞歌。他们应当受到我们后人的敬仰和爱戴,他们的英名永垂不朽。

在这里,我想提一个叫臧宪光的游击队传奇英雄人物。他出身农民,长条个儿,黧黑精瘦,虽认不得几个字,却机敏聪慧,遇事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因为他之前就参加过打击顽匪的斗争,有一定的军事历练,有了名气,所以游击队酝酿成立之初,他即被县委派任为队长,以后专任特务工作队队长,经常单独或带几个人神出鬼没,给敌人以出其不意的打击,被称为孤胆英雄。他枪法准确,弹无虚发,经他亲手打死的日本鬼子有二十多个,打死的贾部顽匪则更多。1942年2月,他和朱耀华带5名队员营救被日本兵围追的几个妇女,一个日本兵被他一枪击中打死,其余落荒而逃。4月,他和翟洪林摸进皋落日本据点,杀死了两个日本兵,缴获了两支**。7月下旬,臧宪光和副队长刘永平在磨凹活捉了贾匪情报组组长郑亚子,上交到司令部处决。10月,他带4名队员在南蔡遭遇战中以少胜多,将两个日本兵击毙。11月中旬,他和战友伏击17军别动队,将其排长以下12人全部活捉,缴获**12支、**1支……在那时,日伪顽匪没有不怕他的,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浑身发抖。不过,这位英雄也有缺点,带了点游击习气,多了点草莽气质,但经过不断接受党的培养教育和经受革命队伍的洗礼锻炼最终成为叱咤风云的抗日豪杰。

在东山抗日游击队里,有很多都是臧宪光这样深入虎穴、九死一生,如徐治歧、李永平、朱耀华,如任达、贾克泌、庞金荣……他们都是抗日的豪杰、英雄,是民族的骄傲、光荣!到了和平建设年代,他们又积极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洪流中再立新功,他们是真正的人民的功臣、国家的脊梁。

有战斗就会有牺牲,在残酷的战争环境里,我们的战士不惜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把热血洒在了自己热爱和眷恋的黄土地上。他们有理想、有希冀、有追求,也有遗憾,但绝不后悔。因为人民不会忘记他们,共和国不会忘记他们,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让我们永远铭记游击队烈士们的名字吧!他们是:史鸿儒(中队长)、贾克功、陈海南、臧焕文、张有才、冯英奎(以上为班长,下面为战士)赵平安、赵章才、吴胜功、郝来娃、米来成、张奎仁、刘安德、杜刚行、陈明海、石宝华、史克和。

王端阳/文
163275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