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畅民的盬池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20 09: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些日子,畅民君送我两本摄影专集:《千古盐湖》《梦里盐湖》。这是他二十多年的心血结晶。

打开影集,一帧帧色彩斑斓、光怪陆离的盐湖美景,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而最让我怦然心动、啧啧称奇的,是在卷首自序里,作者抛却俗念,狂称盐湖是他的“梦中情人”,“爱得入骨入心,如痴如醉,爱得夸张,疯狂而变态”。

正当我沉醉于畅民镜头下的“大美盐湖”之际,忽听九岁的外孙女羕羕唱起了《外婆的澎湖湾》,虽然有些走调,但甜甜的童声,还是很亲切动人的。我有感而发,拿影集给她看,并告诉她:“你的外婆没有澎湖湾,有的是七彩盐湖。以后回到北京,你就给小朋友讲外婆的盐湖故事吧!”

羕羕被一幅《鸥鹭翔集》的画面吸引住了,一只一只数着说:“哇,这么多!它们还会跳舞,比北京动物园里的鸟儿还棒,真是酷毙了!”

热恋中的男士,自以为对爱情的最好表达,莫过于送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儿代表我的心”,虽然充满诗情,足够浪漫,好像“爱得死去活来”,但比起畅民捧给“梦中情人”的心血之作,却逊色多了。花开自有花落时。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用不了几天就会枯萎,而真实的影像记录,却历历在目,历久弥新,铭心难忘。

畅民痴迷盐湖,追捧盐湖,歌唱盐湖,已把盐湖融入自己的生命之中。他像一位负笈传经的苦行僧,竹杖、芒鞋,一蓑烟雨,经年累月行走在百里盐湖。上仰天幕彩云,下抚蒹葭盐花,与天鹅交友,与白鹤对话,灵感忽生,快门咔嚓,抓拍了无数稍纵即逝,可遇而不可求的神奇瞬间。为了探究盐湖的无穷奥秘,他矢志不渝,以苦为乐,甘愿付出青春年华,甚至以命相许。

相传上古时期,舜帝端坐瑶台,抚五弦琴吟唱《南风歌》。歌曰:“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对于盐湖来说,南风就是惠风,源自“盐风洞”。只有惠风和畅,盐花才会满畦开放,预兆丰年。

畅民是个为艺术献身的人。他处处搜罗盐湖故事的发生地,寻访民间传说的来源,抢救现有的历史遗存。

为了一睹被人们遗忘在池南中条山顶那古老的“盐风洞”真容,他像探险者一样前往寻访。悬崖峭壁、荆棘丛生、人迹罕至、险象环生,每行一步,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但当感受到那隆隆如滚雷的千古熏风,从无底的深洞里呼呼吹出之时,他异常兴奋,所有的付出、所有的艰难险阻,都化作了无比的陶醉与欣喜。他觉得,为了让传说与现实无缝对接,为了给世人呈现盐文化完整的影像世界,这一切都值得!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这是屈原在《少司命》里发出的浩叹。屈子一生忧国忧民,首创楚辞,光华耀世,堪称大贤。他先后两次因谗被逐,仍不改初衷,行吟江畔,与“湘灵”相知。鲁迅先生曾作《无题》以祭英灵:“一枝清采妥湘灵,九畹贞风慰独醒。无奈终输萧艾密,却成迁客播芳馨。”

畅民虽然不比屈原,但在热恋故土,痴情传播乡梓文化方面,精神却是相通的。屈子遭谗被逐,处江湖之远,仍忧国安;身似囚徒,仍恤民疾,一代骚客,彪炳千古。畅民钟情盐湖,自我加压,物我两忘,事业有成,堪称楷模。

一本好书,就是一种文化的名片与图鉴,对客观认识事物,探究本源,匡正谬误,教化人心,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故《易·系辞上》说:“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传说伏羲氏时,有龙马在黄河出现,背负“河图”;有神龟从洛水跃出,背驮“洛书”。伏羲就是根据“河图洛书”,画出了八卦,成了后来的《周易》,也有学者考证认为,“河图”即“天球”“八卦”,“洛书”即“洪范”。当年,大禹就是按照天帝赐予的《洪范九畴》,躬身治水,使天下安澜的。

时下有句热词,叫作“跟着书本去旅行”。千年盬池物华天宝,腾誉九州,古今名人,吟诗作赋,佳作迭现,脍炙人口。如果把这些当作一席文化大餐,唯一遗憾的,是缺少了一道让人眼前一亮的彩色大菜。畅民的《千年盐湖》《梦里盐湖》,该来之时,翩然而至,正好补了这个“缺”。

不知别人感觉如何,反正我是对畅民的大作由衷折服的,是它彻底颠覆了我对盐湖的固有观念。

20世纪70年代初,作为一名支援盐化建设的民工,我随芮城民工团来盐化五厂修铁路。因种种原因,一时难以开工,被临时安排下池铲盐。

炎炎烈日下,老师傅带我们手持丈余长的盐铲,一字排开,把水晶般的盐花铲起,推成小堆,再用盐车运至如山包般的大盐垛上。因为新鲜好奇,头几天大伙还有说有笑的,有的还踩着泥浆,打闹追逐。后来,当手上磨出血泡,胳膊被晒脱了一层皮时,大伙全都蔫了,有人甚至借故不出工。

最难熬的还是晚上。成群的蚊子嗡嗡飞舞,不但肆意吸血,还搅得人心烦意乱,六神无主,无法入睡。我曾暗暗发誓:以后无论日子再难,也决不来盐化打工。

此后,我在运城工作生活四十余年,仍对盐池心怀余悸,讳莫如深,极少涉足其间。如若不是畅民赠送画册,我仍可能抱残守缺,冥顽不化。

畅民的“盬池”文化厚重,意境深远,魅力无限,真的令人脑洞大开,越看越有味,越看越喜欢。如若跟着它走进百里盐湖,你一定会惊奇:上帝怎会如此慷慨大方,把“此物只应天上有”的璀璨明珠,投进了运城的怀抱!

赵战生/文
16327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