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景萍、冯伦、赵殿、杜天祥,他们牺牲在加冠而立之年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9 10: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处在加冠、而立之年的年轻人,正是青春焕发、风采动人、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的年龄段。

可他们——盐湖区的年轻英烈,却不惜为共产主义信仰抛头颅、洒热血,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如今,我们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怎能忘记他们……

杜天祥,盐湖区北相镇杨包村人,历任安邑县游击支队中队工作员、指导员、中共安邑县委书记。

1941年2月,区委书记郑士义被捕,杜天祥去找岳汝安营救。

岳汝安,共产党员,是杜天祥安在日本宪兵队情报班的“钉子”。

杜到情报班时,岳不在房内。他就随便拉开岳的抽屉翻看,发现了一份抓捕名单。抓捕的对象全是他熟悉的共产党员、抗日人士和牺盟会成员。他立即意识到岳汝安叛变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岳汝安回来的脚步声,便急中生智,对岳汝安说:“把你的自行车借给我用一下,我去街上买个东西,回来找你有事!”目的是先把岳汝安稳住。

岳汝安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便将车子借给杜天祥。杜一出门,就直奔陶村镇寺家卓学校而去。一见靳克智(共产党员),就向他通报了“岳汝安已经叛变”和日本宪兵队的抓捕名单,让他火速通知有关人员转移。

说完,他就要返回情报班去。靳克智急忙阻止:“不能回去,一回去就要被逮捕!”杜天祥却说:“我必须回去,一是为了稳住敌人,二是为了给被抓对象多争取一些转移时间。只要能换取党组织的安全,我一个人被抓也值!”

果然,杜天祥一回到情报班,日本宪兵队就抓捕了他,对他实行严刑拷打……

靳克智骑着自行车,先到霍赵学校通知了樊端(党员),樊端又通知了李佐和吴国杰(也是党员)……随着“自行车”的快速转动,抓捕名单上的人一个又一个迅速转移……

结果,安邑县党组织保全下来了,杜天祥却被日本宪兵队杀害于监狱。那是1941年10月5日,杜天祥才33岁。

赵殿举,中共党员,历任汾西县抗日游击支队参谋、吉县人民武装自卫队四大队政治指导员、决死二纵队游击十二团一营副营长、稷麓县抗日民主政府秘书、安北县民主政府县长兼县大队大队长。

1947年3月,安北县建制撤销后,赵殿举仍带领安北县大队纵横疆场,直到1947年6月17日,在军屯战斗中光荣牺牲。

其间,他出生入死,建立抗日政权,扩大抗日武装,并与安北县大队一起,与蒋阎匪帮进行殊死斗争。如,日本投降后,阎锡山调动数万兵力向上党解放区发起进攻。赵殿举与安北县大队便运用“声东击西”战术,从各村抽调一批民兵,学习制造**、地雷等技术,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又从各村动员来一批铁匠、木匠,制作担架,改做云梯,叮叮当当,日夜不停;县大队也配合区干队,给野战军分派米面、草料、车辆、高梯等,把战前的气氛造得很浓很浓,致使安邑、运城之敌没敢抽出一兵一卒去支援阎锡山进攻我解放区。

1946年3月,安邑县县长张毓桐密令各编村和据点,在一夜之间抓捕了我方工作人员和部队家属三四十人,限期把在我方工作的人员叫回去,否则,就全部杀掉。赵殿举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遂将县大队和区干队,编成三人到五人一组的临时小分队,分兵出击,也在一夜之间,将阎匪编村村长和连长以上人员家属抓了几十个,迫使张毓桐不得不全部释放了我方家属。

1946年6月,赵殿举带着三个排深入敌后开展工作,途经东阳村时,发现该村有匪兵活动,当即让一排、三排带一挺机枪在南门外监视敌人;由王来喜带第二排携一挺机枪,从堡外西城壕向东阳村北迂回;王安定、张典则身着“安邑爱乡团”服装,带着五个同志直接进村,一下子就凭“长官司令部的名义”,巧俘匪特12名,这些人全是恶贯满盈的“王殿臣突击组”(武装特务)成员。回到驻地后,特务头子王殿臣冒死逃跑,被我哨兵一枪击毙。

1947年6月16日,赵殿举得报,次日,安邑县一区要在军屯村召开各编村村长会议,研究夏收抢粮之事。赵殿举便会同安夏独立营二连共100余人,连夜从三路里村出发,拂晓前全部隐蔽到军屯村内,准备伏击敌人,不料却被该村闾长卫恒昌和村副赵维清发现密报,安邑县县长张毓桐立即指派安邑爱乡团副团长张辛培,带领匪军及绛县保警队等1000多人,将我军反包围于军屯村。赵殿举临危不惧,沉着指挥,冲锋在前,一面观察敌情,一面组织反击和撤退,就在绝大多数战士安全脱离险境之时,他自己却不幸中弹牺牲,时年31岁。

冯伦,盐湖区龙居镇杜甫村人。因为他和他父亲冯明臣(抗日人士)经常参加我党组织的抗日救亡斗争,遭日伪军多次组织抓捕。1938年初冬的一天傍晚,因为杜甫村村长冯相甫事先通知,冯伦越墙而跑,跑到猗氏后,参加了猗解安联合警卫队,后在中共猗氏县委工作。其间,他加入了共产党,经常在泓芝驿、猗氏、稷王山一带伏击敌人。1940年深秋的一天,冯伦正在参加秘密会议,被叛徒告密,日伪百余人包围了会议地点。为掩护其他同志撤离,他同留下的两名同志顽强抵抗,终因**打光,不幸被捕。日寇发现冯伦身上带有党组织印章,便对其严刑拷打,但冯伦宁死不屈。最后,日寇竟丧心病狂地用刺刀刺向冯伦,将他剖肚开膛,妄图从中寻找党的机密文件,其状惨不忍睹。牺牲时,冯伦年仅29岁。

安邑县景萍,是个巾帼英雄。因她耳闻目睹了日本鬼子在上段村屠杀了100多名群众,便放弃大家闺秀的生活,参加了卫立煌指挥的中条山战役。从中条山辗转到武乡老区后,她又结识了康克清大姐,这更坚定了她的抗战决心,并担任了八路军太行冀南银行审计局股长职务,住在壶关县下庙乡一户财主的宅院里。

1944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壶关县八路军银行办事处遭遇日军袭击。为了保护边区货币和党的机密文件,景萍率二位男职员,掩护一个18岁职员挎着四大包袱机密文件与边区票证从后门撤退。就在掩护那位职员撤退时,景萍与其他二位职员光荣牺牲,年仅23岁。

他们牺牲时,景萍23岁,冯伦29岁,赵殿举31岁,杜天祥33岁……

就是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用鲜活的生命见证了他们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我们现如今的幸福生活。我们要永远铭记历史,让真理铿锵的声音回旋在人们的心扉。

王志英 薛美芳/文
163191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