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亳清河畔鸭鹅义务“投食人”王娄生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7 10: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娄生在给鸭子投食.jpg



亳清河是垣曲县的“母亲河”,是垣曲县城的“穿城河”。清净的河水中,数十只鸭子、大鹅“嘎嘎”高歌,与两岸的亭台、小道、绿化树及远远近近的楼房相互融合映衬,描绘出一幅美丽的城市水墨画,成为县城人们休闲散步的绝佳去处。而这样美丽的景致背后,有亳清河畔“投食人”王娄生5年来默默的坚守与奉献。

王娄生是垣曲县水利局退休干部,今年68岁。2015年的一天,王娄生和老伴到亳清河畔散步,看到河中多了近百只小鸭和小鹅,吸引很多人围观欣赏,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热衷于公益事业的县政协委员贾太民出资购买投放的。由于亳清河是静水河、“死水河”,很容易生绿水藻,为了让河水“活”起来,贾太民便购置了一批小鸭小鹅,养在河中,既可“搅活”河水,又可增加市民观赏乐趣。

那时,王娄生的女儿已成家,儿子读大学,不用人操心。看到近年来垣曲县委、县政府大力推进“全景垣曲、全域旅游”发展战略,全县面貌日新月异,尤其是县城建设突飞猛进,王娄生就想着怎么发挥余热,为大县城建设尽心、出力。于是,王娄生立即与贾太民取得联系,积极主动担任起了河中鸭和鹅的义务“投食人”。

王娄生自2015年开始至今,一干就是5年多。5年多来,他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着这些河中精灵。一年365天,每天早上9点、下午5点投喂两次,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他说:“河里小鱼小虾很有限,鹅不会捕食鱼虾,鸭光吃鱼虾也吃不饱。夏天还稍微好点,到了冬天,它们要吃不好,就没法抵抗这河道里的寒风。所以就要靠人工投食,而且一顿都不能少,少了,它们就会挨饿,被冻死。”

王娄生给鸭、鹅们投喂的主要是玉米粒,十几个集中投喂点,从五龙桥到市场桥,到人民路桥,再到黄河路桥,每天来来回回要走四五公里。王娄生每天的投食工作从饲料房开始。饲料房是贾太民从县住建局协调出来的专用房。他说:“这都是做公益事业的,要不然,这公家房哪里能随便占用?玉米也是贾太民免费提供的,一年得一万多斤。”



2021年1月中旬的一天早上9点钟,亳清河道阵阵寒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割。为了御寒,王娄生特意穿了皮衣,戴了皮帽。鸭子和大鹅都很通人性。远远听到王娄生“咕咕咕咕”一串长叫,它们便引颈高歌着,或拍打着翅膀飞游过来,排着队,将他引向河道。

王娄生说:“这些鸭和鹅都是我从小喂养大的,贾太民带回来的多是鹅娃,还有好几个市民带过来几只小鸭娃。刚来的时候都是只有小孩吃饭碗那么大,这河道里有黄鼠狼,还有鹰,还有夜猫和流浪狗,稍不小心就会被吃了。所以,它们小的时候,我晚上用笼子集中起来,中午太阳出来了再放进河里,不光喂吃的,还得经常来这里转转看看,保证它们健康成长。”

前几个投喂点,一桶玉米粒撒完了。王娄生又返回饲料房,把白桶换成了红袋子。王娄生说下面几个点的鸭和鹅多,袋子装得多一点,喂完了再返回饲料房重新装一袋。

冬天,在空旷的河畔道上,他瘦小的身影几乎要被呼啸的寒风刮倒了。但他只是拉了拉皮帽和皮衣,仍然步履匆匆地迎风前行。按他所说,这个点,就像到了饭时幼儿园的小孩翘首期盼开饭,那些鸭和鹅们都眼巴巴等着呢。所以,5年如一日,他始终不敢有丝毫怠慢,按时按点投食已成了他的“生物钟”式工作。他说有好多次,自己病了,都还拖着病体或委托老伴来投食。为了这份工作,5年来,他几乎没有出过远门,在县内,也是早去早回赶时间,只怕委屈了这些家伙们。

几群鹅或在水中游玩,或在冰面歇息,见王娄生过来,却显得不慌不忙,叫几声,算是打招呼了。王娄生笑着说:“昨天下午那几个投喂点多投了点玉米粒,就怕它们吃不饱挨饿受冻,看,现在我来了,它们反应就不那么热烈了。”

王娄生的家就在离河岸不足500米的水利局老家属院,很方便照看河中的鸭和鹅。他觉得这是种乐趣,而且当成了每天的主要工作。承担投食工作5年来,他从未向县上或任何人提过任何要求。他说他每个月4000多元退休工资,儿女不用他操心,工资就够花了。他说这些家伙领域性很强,不是一伙的就往死里打。所以,他要经常下河进水,及时把掉到橡皮坝下的鸭或鹅赶出来,赶回群里去。为此,他先后穿坏了两双雨鞋,穿破了一身水衣水裤。开始家里人还抱怨,时间长了也被王娄生感化了。王娄生说家里人和孩子们现在都很支持他的工作,毕竟这是在做公益事业,是好事,很光荣。

与群鸭、群鹅拥拥挤挤、热热闹闹不同的是两只孤行者。

一只是大白鹳,王娄生过来投食之前,它还和那群鸭混在一起,形同一家,但鸭子过来吃食了,白鹳却站在原地没动。王娄生说白鹳也认识他,也不怕他,但就是不和鸭子一起过来吃食,后来才明白,白鹳是肉食动物,只吃鱼虾,不吃玉米。

另一只是黑天鹅。王娄生说,其实有两只黑天鹅的,其中一只整天混在一群鹅的队伍里,另一只就整天孤单单的,也许是身体不舒服了,不合群,食欲也不好。王娄生显得有点焦虑,朝着这黑天鹅“咕咕咕”叫了几声,黑天鹅看了看王娄生,像个高傲的公主,然后慢悠悠地游向河中心了。



天气异常寒冷的时候,很多河面都结了厚厚的冰。一个大方黑盒子也被冻结在冰面上。王娄生说,风太大了,把盒子卷起来又甩下去,一个角都摔破了;盒子里的玉米粒撒得到处是,被冰封住了,鹅就吃不到了。他踩着冰面走到盒子前,把第二袋仅剩的玉米粒全都倒了进去。

王娄生拄着一根粗木棍到了边角处的几个小木房前。那儿是鹅产蛋的地方。他翻找了一会,叫道:“很幸运啊,还有一颗。”

鹅蛋很大,至少有两个鸡蛋那么大。他站在产蛋房后面,把大鹅蛋拿在手上,满面的幸福。他说,一般情况下,鹅三天才下一颗蛋。下的蛋,有时候被黄鼠狼、流浪狗吃了,有时候是被早起的人凌晨就收走了。他老伴有病了,他想收几颗鹅蛋给老伴补补身子,结果窝里要么只有蛋壳,要么什么都看不到。

有路人问王娄生:“你辛辛苦苦把小鸭娃、小鹅娃养大,整天早晚来喂养,产蛋了却没你的份,冤不冤?”王娄生憨厚地笑笑说:“我吃不着鹅蛋不要紧,本身就是大家的东西,我有啥权利占有?只要这些鸭子、大鹅好好的不受伤害,我就谢天谢地了。”



下午4点50分,王娄生换了件黑黄相间的风衣出现在亳清河畔,怀里抱着一只黑天鹅疾步而来。有路人问他怎么回事。王娄生说:“冻着了,不能让它在河道里过夜了。本来我四点钟过来看一下,没事的话就去超市捡白菜叶子,谁知道来了就看它不对劲,就一直忙到现在。”路人饶有兴趣地问他:“捡白菜叶子干嘛?”王娄生笑了笑说:“喂鸭喂鹅呀。”

王娄生把冻伤的黑天鹅放到蛇皮袋上,又挖了一盆玉米粒,剁了些白菜叶,混合在一起,放到黑天鹅跟前,心疼而又温和地说:“吃吧,吃吧,吃下了身子就暖和了。”黑天鹅像听懂了他的话似的,毫不客气地张着大嘴吞咽起来。王娄生守护在一旁,脸上的愁云立刻消散了,说:“早上这只黑天鹅精神不对头,所以,我一直不放心,下午四点就赶过来了,找见它,它在河中间的冰面上卧着,到它跟前一看,根本站不起来。冰面上很滑,搞得我摔了两跤。唉,天气太冷了,它就是被冻着了,我把它抱回来,在这饲料房暖和一晚上。”

路人和王娄生继续谈捡白菜叶的事。路人开玩笑说:“王师傅,看你穿得干干净净,一副干部形象,你去超市捡白菜叶,不怕人笑话呀?”王娄生笑说:“刚开始也不好意思,但为了能让鸭子和大鹅改善生活,我就豁出去了。它们整天吃玉米也不行啊,吃菜叶增加营养,才能长得好。好几年了,我每天都去县城的几个大超市捡白菜叶,他们觉得是垃圾,我捡回来却是好东西。有时候超市的捡完了,我还去几个大菜市场捡。现在这几个超市和菜市场的负责人和我都成老朋友了,他们知道我在河里喂鸭、喂鹅,知道我是在做好事,都很支持我,有菜叶就给我留着。一年能捡一两万斤吧。”

过了一会,王娄生轻轻地扶了扶黑天鹅的身子,黑天鹅顽强地站了起来,还用嘴整理羽毛。王娄生高兴地拍拍手上的泥水说:“好样的,看来没事了,我这两跤没白摔!”王娄生说,明天再带它到兽医站看看,检查一下,没什么病就好。他说以前不知什么原因,先后死过几只大鹅,他都及时打电话告诉了贾太民,不然鹅什么原因少了,贾太民是主管,人家得知道啊。还有河边散步的人说要把死鹅拿走吃了,他硬是翻了脸拦住了,后来拿到野外找地方打坑埋了。他深情地说:“都是我从小养大的孩子,它们活着供县城人民欣赏,给大家增添了快乐,是大功臣,现在死了,我不会吃,也绝不允许别人吃!”

安置好黑天鹅,王娄生叹口气说:“看天气预报,如果还碰到零下温度的天气,我还是得再去看看。”开始时他打算用绿袋子盛玉米,后来,拿了一个大塑料盆,倒了满满一盆玉米粒。他说有几个投喂点他不放心,怕吃不饱,用盆子能多盛点。

王娄生将一盆玉米粒先后投到了四个采食点。每到一个点,撒完玉米粒,他都会“咕咕咕咕”地叫唤一阵子,然后温和而深情地对那些鸭子和大鹅说:“快来,快来,再吃点吧,吃饱了,晚上就不冷了。”

王娄生“咕咕咕咕”叫了几声,一群大鹅像听到了集结号似的,纷纷向他游了过来。他清点了三遍,最后高兴地说:“刚才点了那边那几群,够数着呢,现在这群也够着呢。我这是早、晚清点,现在连鸭子带大鹅,总共是77只,一只都不少。今晚能睡个囫囵觉了。”



王娄生在居住的老水利局家属院路口遇到了一个朋友。朋友说:“老王,您义务照护鸭子和大鹅,真的很辛苦,有机会,我找个记者把您的先进事迹宣传出去。”王娄生笑说:“不敢,不敢,我只不过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也算是为县城建设作点贡献吧。”

近年来,垣曲县委、县政府团结带领全县人民,按照大县城建设总体要求,全面推进“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水平管理”的“三高”发展战略,在构建“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县城征程中,迈出了坚实而可喜的步伐,已经达到了“大城市可以阅读,人行道可以散步,步行街可以购物,亳清河畔可以夜游”的美丽县城建设目标,使全县人民拥有了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在此过程中,作为亳清河畔坚守5年的鸭鹅义务“投食人”,“王娄生”只是众多贡献者中的一员,但他身上充分体现了顾全大局、无私奉献、顽强拼搏、砥砺前行的垣曲精神、垣曲力量、垣曲形象。他把一个大写的“人”字投放在了亳清河畔……

16298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