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太阳村里现奇兵 日寇伪军吓破胆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6 11:3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稷山县太阳乡太阳村,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因爱国卫生运动闻名全国,被国家卫生部授予“卫生模范村”,至今仍让稷山人为之自豪。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际,回看太阳村,这里也曾发生过一个鲜为人知的抗日故事,在当地老百姓中传为佳话。

1945年,是抗日战争的最后一个年头,当时日军已是疲惫不堪,却苟延残喘,仍在困兽犹斗。驻稷山的小鬼子伙同伪军,对稷山人民横征暴敛,残害百姓,导致民不聊生。

当时,太阳村处于稷山汾河南塬一带的中心位置,交通四通八达。日本鬼子在村子的东南角的崖上建了一座大炮楼,同时在村子的四个角也都建了小炮楼,共驻扎着几十个鬼子和伪军。太阳村这个100多户600口人的小村子,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中。

当时,我太岳部队从万泉、荣河过来,一路夺城攻镇,势如破竹,在太阳村盘踞的这伙鬼子和伪军吓破了胆,紧急调整兵力,撤离太阳村及周围据点,聚集到了稷山老城固守。

农历的四月初四,我太岳部队二团的一支武工队,在队长陈先前的带领下,从稷王山根据地下山,迅速占领汾南一带的交通要点太阳村。周围的群众看到共产党的部队来了,积极支援,纷纷送柴、米、面和蔬菜,轮流做饭,支援武工队。

驻扎在县城的鬼子和伪军也得到了消息,打听后知道是一支只有几十人的共产党游击队,顿时恼羞成怒,恨不得一口吃掉。

四月初九凌晨,驻稷山的日军首脑,纠集了200多鬼子和200多伪军,三面夹击包围了太阳村,凭着人多枪多,想夺取武工队已占领的炮楼。

当时,鬼子和伪军一直前进到炮楼附近,始终听不到还击的枪声,胆子更大了起来,一个原来驻扎在太阳村的日军指挥官仗着自己对地形熟,跳过残垣,吆喝人马向前冲。这时,清脆的**声响了,**打在这名鬼子军官的屁股上,顿时鲜血直流。紧接着,**像炒豆子一样,都“噼里啪啦”打了过来,手榴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日伪军一下子便放倒了五六个。

日伪军看势头不妙,大队人马迅速躲藏起来,让少量的人员冲锋,但一攻到下午四五点,一点进展也没有,只是不断地有死伤的士兵。

久攻不下,小鬼子想出了软办法。他们把太阳村村长韩跑才找来,让韩跑才去炮楼送信,要求谈判。韩跑才连跑了3次,武工队都置之不理。日军就对韩跑才放狠话:“再跑一次。这次再没回信,叫你死了死了的。”

不知是日本鬼子的威胁顶了事,还是武工队有了新想法,这次韩跑才过去后有了回信,武工队在鬼子的信纸背面写着“叫你们的指挥官到村西北角小炮楼来谈判”。

于是,鬼子指挥官带着七八个人和翻译官,来到小炮楼前,嚎叫着:“这是我们修的炮楼,你们不能占,请你们撤走。”炮楼里的陈队长高声回应:“小鬼子,这里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你滚回去!我们愿撤就撤,愿打就打,奉陪到底。”就这样,双方纠缠到了天黑。后来,鬼子看天色已晚,担心再攻击伤亡会更大,就灰溜溜地返回县城。

回到城里后,鬼子仍不甘心,还想着如何消灭这支游击队。他们从附近召集了部分伪军,还附带一门迫击炮。农历四月十六夜,伪军先把兵力分散在太阳村附近的东里、西里、修善、小阳、白池等村,准备天明从东、北、南三面夹击,对太阳村发起攻势。

第二天一早,气势汹汹的伪军在机枪的掩护下,向武工队所在炮楼进攻。开始进攻后,又先是一点反映也没有,当伪军前进到距离炮楼100米左右时,炮楼里的机枪、手榴弹像雨点一样过来,敌人顿时倒下一片。

伪军不甘心失败,又用上了迫击炮,连打了3发,没一发命中炮楼,都落在炮楼的护城壕边。当迫击炮调整射击角度时,炮楼里的我军狙击手“啪”的一枪打来,正好打在炮手的手掌上。炮手受伤,迫击炮也就成了摆设。就这样,双方整整对峙了3天。

第4天,黔驴技穷的伪军又让村长韩跑才往炮楼里送信。韩村长走到炮楼跟前,站在沟壕边喊了一阵,炮楼里始终没有应声,他踏过吊桥走进炮楼,结果发现里面根本没人,做饭的案板上还放着几块吃剩下的小旋儿(稷山的一种烙饼)。

伪军过来后,又把村里的几个炮楼和城壕搜了个遍,游击队半个人影也没有。原来,游击队昨晚趁着夜色翻过东沟,经过新绛的阳王镇北侯村,直奔洪洞赵城一带的太岳根据地了。

伪军气急败坏,觉得太丢人。堂堂一个团的兵力,包围了几十个土八路好几天,一无所获不说,还损兵折将,就把气往老百姓身上出。先是组织把炮楼拆除摧毁,接着严刑拷打韩村长,诬陷韩村长给游击队告密。韩据理力争,伪军始终不信。后来韩耍了个心眼,趁上茅房时装晕倒在地上,众人见状,赶快掐人中穴抢救,又找了一块门板,把韩村长抬回屋里。伪军的指挥官看韩闭着眼睛,连说话都不会了,只好自认倒霉。这时,己近黄昏,伪军抬着死伤的残兵,垂头丧气地返回了位于汾北的稷山县城。

这场战斗结束后,留给太阳村老百姓许多难忘的记忆,村里传颂着武工队对百姓和蔼可亲,军民同吃同住的故事。后来有一年,太阳村就这次战斗召开了一次座谈会,村民刘九法、韩满发、韩宝福等几位老人把这场战斗讲得活灵活现。他们说,这支部队当时总共只有19个人,武器是1挺轻机枪、1个掷弹筒、17支**、1把**,再有就是手榴弹。这支人民的武工队,就像奇兵一样,打得日本鬼子和伪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乔 植 魏 濛  安新明/文
162904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