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钢铁勇士”车元路 解放运城建奇功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6 1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烽火连天的革命年代,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胸怀大义,保卫国家,不惜奉献生命。在和平发展新时代,我们品读革命前辈的壮烈事迹,可以感受他们崇高的家国理想和舍生取义的英雄气概,我们铭记他们,缅怀他们,也将弘扬他们的革命精神和优良品德,不负时代期望,牢记肩上责任。

车元路,一个18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小战士,是解放运城的特等功臣。

车元路1929年出生于晋城市泽州县常家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哥哥先给地主扛活,后来被阎锡山部队抓去当兵,不到一年就被折磨致死,恶霸又把他的嫂嫂抢走。受家寒所迫,车元路10岁时就开始给地主放羊,吃不饱,穿不暖,还整天挨打受气。因此,在车元路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种下了仇恨旧社会的种子。

1946年,17岁的车元路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7年3月,在解放曲沃战斗中,车元路所在的部队担任主攻,他只身俘获守城主将——国民党上校团长武艺瑛。当时,车元路参军还不到一年。

1947年12月,他又随军参加“三打运城”战役。

运城,是山西南部的重要城镇,既是军事要塞,又有盐池资源,为兵家必争之地。1947年春,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对晋南发起作战攻势后,运城已成为国民党军在晋南地区据守的孤城。当时,国民党3个流亡专署、16个流亡县府人员猬集于此。因运城城墙坚固,装备精良,易守难攻,我军两次攻城均未成功。而此时,胡宗南正在进攻延安,解放运城就成了牵制陕北及中原敌军的关键之举。

1947年12月17日,运城已是冰天雪地。我军太岳部队在王新亭司令员、王震政委的率领下,包围了苟延残喘、蜷缩在运城的阎锡山和胡宗南残余部队,先扫清了城外围的明碉暗堡。

当时,我围城部队仅有12门野炮、12发炮弹,虽兵临城下,仍奈何不得既高又厚的城墙,架云梯强攻,屡受阻拦。时近年末,胡宗南又调集4个旅从河南欲北渡黄河支援运城,先头部队已经占据茅津渡。我围城部队若不能赶在敌援兵到来之前破城,将重蹈前两次攻打运城的覆辙。

为尽快拿下运城,运城前线指挥部决定采取强行坑道爆破的办法,把坑道挖到敌城墙下,用**炸塌城墙,打开一条通道。

任务传达下来后,我第八纵队二十三旅六十九团三营七连二排排长刘明生和车元路等10人主动申请组成爆破小组,执行这个艰巨的任务。

当时,车元路还不是党员。他拿着党费向党支部书记请求:“我已填写了入党志愿书,请审查我的入党条件。如果我这次牺牲了,或者活着回来,请批准我入党。这算作我交的第一笔党费。”

事关攻城全局,团长张国斌亲自对10名爆破小组成员进行动员,要求一夜之间完成坑道任务。

12月26日下午,风雪交加,10名爆破小组成员分成3个战斗小组,傍晚前的5点20分开始行动。

运城城墙高13米,厚8米,外侧3米处还有一道又宽又深的外壕。外壕内存有污水,泥泞难行。外壕外,则是一片宽约50米的开阔地,地势平坦,并设有3道铁丝网。

排长刘明生带领第一小组,身背门板,披着湿棉被,携带作业工具和同指挥所联络的绳子,率先行动,在火力掩护下向外壕冲去。半小时过去了,联络绳没有任何响动。第二小组冲了上去。又过半个小时,联络绳仍然纹丝不动,指战员们心急如焚。这时,敌人似乎发觉了我军计划,用特别集中的火力,正面封锁了开阔地带。

面对紧急情况,车元路提议:“为避免暴露目标,不要火力掩护;轻装前进,不披湿棉被,不背门板。”

这个建议得到团领导首肯后,第三组迅即出发。临走时,团长叫住车元路,要他及时报告消息。3位勇士跃入开阔地,敌军**仍不时在车元路等战士的头顶上飞,炮弹在他们周围爆炸。在爆炸的火光中,车元路看到联络绳挂在铁丝网上,被炸成了几截,心想:“怪不得联络不通啊!”

钻过铁丝网后,就是6米多深的外壕。外壕边沿很陡,又落了雪,勇士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下,只得咬住牙,“通”地一下滑了下去,一屁股跌在外壕底冰冷的泥水中。

声响惊动了敌人,一排手榴弹在车元路的前后爆炸,但战士们顾不上理会在身旁不断引爆的手榴弹,紧缩身子,贴着壕壁疾速朝前爬去。他们在冰冷刺骨的泥水里爬着滚着,终于同先前出发的两组会合。车元路这才知道战友们已将坑道挖了2米多深,但被敌人的手榴弹震塌了。3个同志被埋,剩下的同志都带着伤,仍在泥浆中继续艰难地挖掘坑道,汗水、血水、泥浆搅在一起,又脏又冷。

为了避免动静过大招来敌人的手榴弹,遇到碎石烂瓦处,勇士们就用双手刨。刨到最后,所有勇士的指甲都刨没了,鲜血直流。但是,他们牢记徐向前副司令员在电报中说的“要坚持最后五分钟”的指示,坚决完成坑道任务,让敌人坐上我们制造的“土飞机”上天。这时,城墙上敌军不时往外壕里扔手榴弹和手雷,又一位战友被炸牺牲。

车元路同战友们急中生智,一起用前两组带来的门板和湿被子,在坑道口搭成外棚,上面涂了层厚厚的泥巴,既保证敌军炸不塌坑道,也伤不到人。为将坑道内的情况及时向领导汇报并得到进一步指示,车元路虽然很疲劳,也明知往返外壕十分危险,但还是主动请缨:“我回去向团长汇报一下。”

外壕对面,团长张国斌伏卧雪地,聚精会神地观望着前方的动静。他担心战友们会牺牲在外壕里,若坑道挖不成,城墙炸不开,攻城就会受阻,因而心情十分焦虑。

正当团长坐卧不宁时,突然接到观察组的报告:“从敌人外壕的方向爬过一个人来!”这人正是车元路。他身上已负了5处伤,却仍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忍着疼痛爬了回来。

车元路报告了联络绳已被敌人打断的情况。他说:“深入外壕的同志们,正在奋不顾身地挖掘坑道,不完成任务是决不会回来的。”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十分振奋。

张国斌把水壶递给被泥雪、冰碴、鲜血浸透衣裳的车元路,并叫来卫生员给他包扎伤口。车元路急忙回应:“不要紧,没伤着骨头,我还能继续战斗!”当时,眼前只有他熟悉情况,他人又机灵勇敢,派他再到外壕去传达下一步的指示最合适。为此,车元路在外壕和指挥所之间,冒着敌人的火力封锁,一夜往返6次,汇报情况,传达指示,挖掘坑道,鼓舞士气。

城墙上的敌人发觉有人在穿越外壕,就连番扔手榴弹。弹片时而在头上飞,时而在身边炸,但车元路好似钢铁巨人一般,头部被弹片炸伤了也毫不在意,在枪林弹雨中穿行如梭,坚持完成了任务。

外壕内的战士们经过彻夜努力,终于在27日拂晓前,挖出了一条5.5米长、1.6米高的坑道和一间可容纳3000公斤**的放药室,并且在通往阵地的开阔地上,还挖好一个避弹坑。凌晨,勇士趁着晨曦的大雾撤回到阵地,圆满完成了挖掘坑道的任务。

12月27日黄昏,车元路带领工兵将**堆放进挖好的坑道。17时30分,总攻开始。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阎军自吹为半现代化设防的运城城墙被炸开了。攻城部队前仆后继从炸开的20多米宽城墙缺口处涌入城内,向前推进。

12月28日凌晨,攻城部队全歼了运城守敌1.3万余人,缴枪2200支(挺)、炮47门、枪弹60余万发、炮弹2.6万发、战马112匹。

“三打运城”之胜利,不仅消灭了大量敌人,鼓舞了我军士气,而且直接威胁进攻我陕北根据地的胡宗南部的后方。

车元路在这次战斗中荣立特等功,纵队党委还特地奖给车元路所在班一面“钢铁勇士”的大旗。运城战役后,1948年1月,车元路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随后,车元路又参加了解放临汾、晋中、太原和进军西北、西南等战役,屡立战功。1951年3月,车元路赴朝作战,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军一七九师五三七团三营七连连长。

在1952年开展的“冷枪运动”中,车元路毙敌80名。11月13日,车元路在朝鲜东部鱼隐山牺牲,年仅23岁。

车元路的一生经历了20余次战斗,屡创杀敌奇功,分别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两次,并先后被授予“钢铁勇士”“全国战斗英雄”等荣誉称号。车元路用他年轻的一生,真切诠释了共产党人“要为人民服务到底”的信念和宗旨。

南 辽/文
162900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