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一九八二年的爱情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4 16: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妻子相识于满目葱茏的1982年盛夏。

那时我正在山西地质矿产局第一水文地质大队一线钻机工岗位工作,驻扎在吕梁山脉腹地交口县一个名叫双池的古镇。

一日接到母亲来信,让回去相亲。信中说:女孩是你爸的同事介绍的,很像我们家一墙之隔的丽丽,女孩父亲很厉害,早就熟悉,你爸特别满意。

文静漂亮的好女孩

父命难违。我请了一周假,匆匆赶回胡家峪铜矿。

父亲和我说,已经约定第二天上午10点半和女孩见面。次日,我提前近两个小时到了介绍人刘叔家。刘叔年龄比父亲略小,个头不高,背有些驼。干枣般的脸庞上,经数十年风霜雪雨洗礼,留下了纵横沟壑的深刻印记。刘叔絮絮叨叨,把女孩好一通夸。他说:女孩可漂亮了,皮肤白白净净,文化可深了,勤谨得很,下了夜班还要去山上捋连翘,刨远志、柴胡,打柴火;饭做得可好了,面条擀得薄薄的,切得细细的整整齐齐的;见人话不多,都是礼貌地笑笑,贤惠得很,人见人夸。刘叔脸上写满了千般真诚,令人遐想不已。

看看表,接近约定的时间了,我就走出刘叔家门。在一栋平房西把头,看见距离刘叔家几百米的坡道上,一个个头不高,留着披肩秀发,穿着一套挺厚实的蓝色西服,手里捏着一个手绢,边走边擦着脸上不断流淌的汗水的女孩。不用多猜想,这个应该就是我今天要相亲的对象。她有些气喘吁吁地爬着坡,五官精致,皮肤是难得一见的白净。

我和这位芳名叫永萍的女孩相视一笑,就一同进了刘叔家门。刘叔赶忙招呼女孩坐下,让她吃糖、喝水,又给她找扇子,不亦乐乎。

刘叔让我们聊聊。近距离看着女孩,感觉还真如刘叔介绍的那样:文静、漂亮、大脸庞、大眼睛、双眼皮、浓眉毛,皮肤白皙,性格内敛,话语不多,嗓音清脆,一口普通话。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喜欢。我就把现在的工作情况、业余爱好以及未来的理想都直白地“交代”了一番。

临出门前,父亲有交代,如果吃饭时,女孩把吃剩的另一半馒头或者其他的饭菜给我吃,就说明女孩对我没意见。

饭桌上,女孩小口咬着馒头,小口喝着米粥,筷子在菜盘子朝自己的一边一点点夹起来,优雅地,慢慢送到嘴里,听不见任何声响,看不见露出牙齿。

一个馒头,女孩吃了一半,要把另一半递给我。我愣了一下神,随即欣喜地接过来,大口吃掉了。女孩看了我有几秒钟,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似乎是在偷着乐,过了十多秒钟才又抬起头,一直望着我,看我把饭吃完。

我们交换了事前约定的礼物,就离开了刘叔家。我让她把外套脱了拿着,想送女孩回家,她说别送了,她上夜班,得睡觉去了。我们就各自回家。

我回到家里,父亲急切地询问:“怎么样,她给你剩饭了吗,交换礼物了吗?”我回答:“她给了我半个馒头,交换啦!”父亲一听,立即搓着双手,在屋里转着圈,满面喜色地说:“不错,不错,成了!”我有些懵懂,怎么就“成了”?

当天下午,我借口出去洗澡,径直找到了女孩家。女孩是上了一周夜班,当时正在睡觉。她见我去了,立即起来给我倒水喝,洗黄瓜,说是自己家里种的。我傻傻地望着她,满心欢喜。她羞涩地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我没话找话地和她聊天,她听我说得多、回应得少。

在她家里待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提议上山玩,她同意了。

我们边走边聊,她还是话语不多,可我听着,感觉每一句都入耳入心,舒坦得很。我们登上了她家对面的山梁,在山顶上能望得见中条山脉远山近景、峰峦叠嶂,那里奇峰峭立、植被茂密、郁郁葱葱,一派绮丽、迷人的风光;间或有血红色、鲜艳夺目、亭亭玉立的野百合,淡蓝色米粒大小的中药材远志花,淡黄色的柴胡花,还有许多叫不上来名字的野草花卉,把家乡的山野装扮得分外妖娆,惹人爱恋。

在这幽雅、寂静、宜人的环境中,我要牵她手,她手心湿湿的,满是汗水。她先是有点拒绝,我坚持不懈、紧抓不放,她不再拒绝。我望着她俊俏、白嫩的面庞,绝佳的身材、体态,身着白底碎花衬衣、土黄色细小方格裤子,觉得她真是无可挑剔……

直到天快黑了,我们方牵着手下山。

第三天,我和她举办了订婚仪式。

父亲单位的领导、好友来了,左邻右舍来了。

女孩的父亲当然也来了。他个头不高,背微驼,大脸庞,宽额头,尖下巴,一双大眼睛深邃有神,身形瘦削却硬朗。父亲欢天喜地地迎接亲家,家里的客人见到我准岳父来了,都尊敬地问候、寒暄,也祝福我们。

订婚后两天,我跑她家更勤了,时刻都想和她在一起,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也都让人感到甜甜蜜蜜。无奈假期有限,第三天,我就要告别家乡,告别心爱的姑娘,出去打拼。分别的头一天晚上,我们在她家里见面了,拥抱了好久,她在我怀中流泪了,念叨着:“你啥时候能调回矿里,两地分着不是回事……”

她是“大户人家”出身

订婚、结婚后,我从永萍口中和其他各种渠道了解到她家里人的许多情况。

她的生身母亲董苗兰,是曲沃县北董乡李野村一户殷实人家的独生女,生得俊俏超群,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大美女。岳母有两个一母同胞哥哥,大哥从13岁就出去“闹革命”,直到去世都未回过家乡。他生前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兼云南农垦局局长,是曲沃县走出来的重要人物之一。二哥一直在家乡务农。

我和永萍结婚后去过她娘家多次,看到在堂屋正面墙上,挂着一幅身着古代官服、年代久远的人物画像,画像下面供奉着一顶官帽。她家里谁都说不清楚画像的主人所任官阶有多高,只是我看过一些文献上的记载,古代官员如果不到一定的官阶,是不允许有身着官服画像悬挂在家中的。

我见过岳母在婚后不久时拍的大半身黑白照片。照片上,岳母梳着一对齐胸大长辫子,辫子尾部扎着一朵布艺大瓣花朵,双眼皮的大眼睛充满灵动,五官搭配十分精致。还真的和岳母一家有“缘分”,后来几十年中,我在梦中和岳母见过四五次,装扮和照片上一模一样,她和颜悦色地和我聊天,给我洗水果,倒加了许多糖的水。后来我得知,在我爱人8岁那年,岳母因患癌症不幸离世。

爱人是在其爷爷、奶奶跟前长大的。直到后来,岳父去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公司下属矿山工作,迎娶了继母,永萍也到了该上小学、初中的年龄,就随父亲来到了矿山。性格内敛、善良的小女孩,其间经历了继母跟前几个孩子的排挤、欺负,令她极度思念母亲、爷奶,万分煎熬之下,她偷偷流下过无数次无助的泪水。

永萍给我讲过,上初中时,有几次假期独自回老家绛县的难忘经历。那时候,矿里去垣曲的班车一天只有早上、下午两趟。有一次,她下午赶到垣曲火车站,买完票后就到了空无一人的候车室,准备在这里坐一晚上,第二天中午再乘垣曲到礼元的小火车出山。车站一位中年男站务员问明她的情况后,就把她领到自己宿舍,先让她吃了简单的晚饭。到了晚上,他让永萍睡他的床铺,他自己去了候车室。第二天早上,他又安排永萍吃早饭,到了火车检票时,他把永萍送上车,给她安置好座位才告别。她在礼元下了火车后,需要赶紧去乘坐前往绛县县城的公交车。到了县城,离老家南樊镇还有几十里路,还得匆忙买票坐去侯马的过路车,才能回到爷爷奶奶身边。每次假期过完,她真的极不情愿离开宠爱她的爷爷奶奶。可要上学啊,她每次都是流着淌不尽的眼泪踏上返回矿里的路。

爱人几次讲过这个故事,感触颇深地说:“我真的算是有福,遇到了好人。我一个孤独的小女孩,如果遇到邪恶的人,结局如何,想着都后怕。真的感谢那个人对我的照应,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人、这件事!”

永萍老家是绛县南樊镇西堡村。南樊镇形成较早,始兴于明朝,盛于清朝,鼎于民国,新中国成立后尤为繁荣,这个文明古镇也是绛县四大集镇之一,素有“小北京”之称。

当地有一首民谣描述了南樊镇的地位:“金襄陵,银太平,数了曲沃数翼城;虽然绛县不出名,南樊赛过北京城。”

永萍娘家绝对算镇子上的大户人家。她祖籍是河北,她父亲的太爷是杰出的建筑大师,泥瓦匠、木匠手艺绝佳。他去北京看了看天安门,到了南樊镇,就把北京天安门几乎是难分伯仲地建在了本地。过去,南樊镇城墙高5米,宽度能行三马驾辕的马车,城墙和城楼都是永萍父亲的太爷爷主持建造的。永萍奶奶给我讲过多次,小时候自家大院子里的戏台,隔三岔五就要唱戏,周围十里八村的几百人都能在院子里看戏,她见过的金、银元宝和大洋都是成驮进出家门的。

我第一次见到永萍的伯伯时,这位帅气、学问高深、言谈举止优雅的老人给我讲了他的大概经历。他初中未毕业就出去“闹革命”了,和永萍大舅一起活动了一段时期。后来考上国立山西大学,抗战时期随大学迁到西安。作为大学生代表,他去南京总统府和蒋介石面对面谈判过,毕业后去苏联留学,获得了“副博士”学位,担任过太原师专、山西建筑工程学校讲师、教授,写过电影剧本,参与过一些水利工程设计。

永萍的大妈,在抗日战争时期,12岁时就跟着后任山西省省长的罗贵波在吕梁山上打游击,参加过抗美援朝,新中国成立后任山西省话剧团团长、党委书记,“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她在朝鲜时头戴无檐帽,身穿大翻领上衣、百褶裙,脚蹬一双中跟皮鞋,英姿飒爽。永萍的堂兄弟、姐妹们都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基因,帅气、漂亮。

永萍的爷爷亦是“有故事”的人,十里八乡被人尊敬,是有学问、有能力的乡绅人物。抗日战争时期,他曾被日军逼迫担任过镇长,因为能把持住基本操守,没留下任何污点,年迈体衰时仍受人尊重。

永萍的奶奶出身镇上名门望族,老人的娘家在西安、太原、运城等地均有产业。奶奶十分健谈,家族过去的各类故事一讲就是几个小时。

我的岳父,智力超群、能言善辩、文笔犀利,高中毕业后跟着哥哥在太原工作几年,因为不愿意受哥哥严格管束,就离开省城,到了矿山。他尽管学历不高,可善于学习,悟性极高,社会经验丰富,正义感强,业余时间刻苦钻研法律知识,熟悉法律法规,为矿山职工、周边农民兄弟代理、代书大量的诉讼事宜和文书,胜诉率极高,颇有声望。

心灵手巧能力强

婚后第二年,我脱离了地质部门,调转回到家乡铜矿。

结婚后,特别是有了孩子后,我才发现,外表文静、性格内敛的永萍,其实内心十分强大。工作上,她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人和善,组织协调能力强,颇受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赞誉,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多次被评为先进模范,还担任了工会主席。业余时间,她就把时间和精力都给了孩子和我。

永萍心灵手巧,孩子铺盖的被褥、身上的衣物都是她制作的,而且色彩、款式新颖,常被人夸赞。尤其是为孩子编织的毛衣、毛裤,左一套右一套,每套花色、款式都十分独特,成为同事和左右邻居竞相效仿的样板。

后来,妻子永萍随我来到运城,先在商业部门工作,深夜才能下班,而且需要经过好长一段两边没有居民、空无一人的郊外街道,着实感觉不良。我就劝妻子停薪留职,干点别的吧。

有一天,因为照料朋友感冒的孩子,在家里吃饭后,孩子真诚地说:“阿姨做的饭真好吃!”

孩子的话,让永萍由此突发在家里办家庭餐桌的念头。当时我觉得有困难,我是小学三年级学会做饭的,一直对厨房不舍不弃。节假日或家里有客人时,都是我来下厨房,妻子的做饭水平应付家里人还行,接待家境好的学生,应该有些吃力。

永萍却颇有自信,就说试试吧。没曾想,朋友孩子回去和班里同学一说,立即有几个同学响应。于是,从1998年夏天一直延续到2005年夏天整整7年的家庭餐桌开起来了。

永萍心劲十足,买了凉热菜谱、面点食谱,认真学习,又精心采购食材,勤奋实践,做出的饭菜色香味越来越佳,名声越来越响亮。在家里吃饭的学生越来越多,最多时,每餐前来的学生达36名,把家里坐得满满当当。每天午饭晚餐后,永萍马不停蹄去采购,准备下一顿和第二天的主食、副食,一周内顿顿饭菜品种花样都不重复。

曾经在家里吃过饭的学生,过后好多年还记得永萍阿姨做的饭,说“真好吃!”

独生子考入大学后,我前后在北京居留了十多年。

在京期间,永萍在一家国有燃气公司食堂担任主厨,做出的饭菜令就餐人员夸赞不已。她每天早出晚归,回到家就满脸疲倦,有时都懒得洗漱,上床倒头就睡。

宝贝儿子多次不无赞叹,又无限心疼地说:“我妈不管在哪里干活,都像在家里一样实诚!”

王忠明/文
16269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