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大河庙那棵油松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0: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条山平陆境内有冯家洼天然的白皮松,还有果子沟、武家沟、柴家洼沟人工栽植的华山松和落叶松,而最多的则是面积广大的东、西山油松,也称黑松或对节松。这些松林尽管有“白天不见太阳,晚上不见月亮,户外憩息是个好地方”的一致赞誉,但我最钟情的却是大河庙那棵饱经沧桑、独占山脊、独守路边的油松树。

那棵油松,六七十岁的树龄,树身朝西,树梢朝东,树干比晋南吃羊肉泡那种大碗碗口粗了许多,从南往北看,像一个大大的“之”字。也许是栽植时人偷懒,把它顶朝西扔进树窝之后,手不扶就踢了一脚土,然后踩了两下,它就顽强地活了下来。也许是栽植后,路过的牛儿羊儿把它当作一株嫩草,叼了几下,没拔出来,它头儿朝了西。也许是人们栽植后,它常年经历东边大河庙沟底呼啸的山风,干脆头朝西长成了大树。也许是哪个拾柴人把它朝西的树梢,顺手砍下当了柴烧,它朝东的一根侧枝长成了树顶。也许是哪个顽童看着它树身朝西好玩,双手吊在上面荡秋千,压折了树梢,它在上面又长出了一个向东的新顶。反正,不管长成什么模样,它都耐人推敲、欣赏,俨然一棵大河庙的迎客松。凡到大河庙户外游览的人,都喜欢和它一起留个影,把它作为植物地标,证明自己到大河庙去过。

没有冯家洼白皮松的天然珍贵,它却独占山脊;没有果子沟、武家沟华山松的参天挺拔,它却苍劲挺立;没有柴家洼沟落叶松的优质茁壮,它却饱经沧桑。和大河庙比,它小,仅仅是生长在大河庙的怀抱的一棵小树;和大河庙水库比,它大,透过它的臂弯,水库皆在它的胸间。它,受尽了人世间百般折磨,也遭遇过大自然的无情蹂躏,却最终长成了一道人见人爱的风景。

人,也是如此,不遇砥砺磨练难以坚其志,不经风雨洗礼难以成大器,不受磕碰廓打难以成栋梁。人生,没有长久的一帆风顺、风光无限,也一定会有千锤百炼、坎坷崎岖。人生的旅途中,在你遇到坎坷、不公、打击、磨难时,不妨看看大河庙那棵饱经沧桑的油松,或许什么都无所谓了。

翟战功/文

16257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wechat_login1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