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凤凰于飞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5-13 10: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凰于飞
多年以前,第一次听说伍姓湖时,以为是“五星湖”。其实也不能全怪我孤陋寡闻,河东人发音习惯把中间那个“姓”读为平声,想当然是“星”光灿烂之意了。后来习诗填词了,目光开始向湖光山色、花草林木游弋,再一次试图用诗意对望伍姓湖时,它却早已是一潭臭水,被冷落在时光的犄角旮旯里,撩不起任何浮光掠影的印记。

再后来,“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仿佛是一夜间,伍姓湖就像一只涅槃的凤凰,雍容在蒲坂大地。这一次,它当真是一颗灿烂的星了。

蒲郡太守周侯既浚五姓湖之三年,余与浙东胡稚威及周侯、永济令张君、万泉令毕君泛舟于湖。是湖汇永济、临晋、虞乡三县之交,南浸中条之麓,北接桑泉,东受姚暹渠、鸭子池诸水,西抵赵伊镇,输于涑水。周环六七十里。五老诸峰,倒影其中。孤山、峨嵋冈,远空极翠,复映带之。十月二日,余与张、毕二君先后至湖。已而周侯自虞乡却来舆迎胡君,达湖上。当是时,渔人篙工及湖山农民百数十人,咸舣舟以待。明日登舟,由南岸放乎中流。绿岚微晕,红林未脱。风平烟净,湖光潋滟。白云横抹,桥影参差。已而扣舷载咏、举酒相属,高宴转清,极望旷渺,乐可知也……

这篇《游五姓湖记》作者牛运震,雍正十一年(1733)中进士,乾隆三年(1738)六月选授秦安知县。遥想当时,茂林修竹,清流激湍,举酒相属,扣舷而和,又岂非蒲坂之兰亭雅聚也!

毛泽东主席曾读此文,批曰:“读《游五姓湖记》,则见篇中人物,皆一时之豪;吾人读其文,恍惚与之交矣。游者岂徒观览山水而已哉,当识得其名人巨子贤士大夫,所谓友天下之善士也。”

湖之俊朗,景之深秀,尽管早已透过前贤的锦绣文章一次次勾勒,可当伍姓湖真正出现在眼前时,我依然瞠目。

景区大门只一瞥,“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的卑微仓皇间跌落,凝神敛气,颦眉顾盼,我一时竟找不到应景的词来描摹它的宏阔与恣肆。走近,莽莽苍苍的是山?是水?是蒹葭?走近,再走近,苍苍茫茫的是山!是水!是蒹葭!山水惟一色,湖山两相和,倚槛临风,只想高歌。伍姓湖,原谅我的“小”,我分不清水与天,也分不清鸥鹭与野凫,它们,此时正疏狂在雨后的清风里,也无暇顾及谁是谁的谁。

凉雨初霁,云层后的太阳明晃晃地披上肩头,些些温暖的感觉,一夜秋雨薄凉了的心绪也渐次柔和。真想一步步丈量那山那水那清秋。随行文友一脸质疑,这个山西罕见的大型湿地,东西长7.2公里,南北宽5.9公里,总控面积38平方公里,环湖一周最少16公里!时光不许,于是把目光投向嵌进石头里的吟唱。

晓披五老峰上云,晚钓五姓湖中鲤。忽逢渔夫三五人,问是五姓谁家子?自云无姓亦无名,世代相传皆钓此。月落天昏驾小舟,从来未见风波起。得鱼心自安,无鱼心亦喜……

恍惚间,陶翁笔下的桃花源袅袅娜娜,“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难道是巧合,异代喜相逢么?隔千年的风雨,无需多言,诗人与诗人只一个深情的对望,五蕴的灵光便一跃而起,在历史的天空光影层叠,画图依稀。

问是谁家子?不由会心一笑,果异代有知音也。一块“伍姓之源”的石镌,惬意地沐着雨后的风,伍姓湖,五?伍?“五姓湖,(临晋)县西南四十里,村有五姓,因名。金代始称五姓湖,为舜裔五姓虞、姚、陈、胡、田居地。近代命名为伍姓湖,当地方言wuxie湖”。wuxie湖,好奇地重复着这个读音,一时倒很想听听地道的方言,可早已涂上了城市印记,一直游离在城市与土地边缘的我们这一代,怕是已经说不出原汁原味的乡音了,且为留白,容作他念吧。

数十方勒石兀拔于碧水翠嶂间,俨然捋须远眺的诗人,“湖上晴秋紫翠浓,美人闲约采芙蓉,双虹倒挂参差雁,一镜沉涵萃律峰……”一首《秋日同太峰泛舟五姓湖》牵绊了脚步,欣喜,所写风光不正是清秋吗?一切刚刚好,我来,恰好你也在。最巧不过的是,诗人(明末清初进士王含光)亦猗氏人。霁雨光风,眸子如洗,仰视,用低到尘埃里的目光。千年一瞬,郇瑕的子孙巡你的胜慨来矣,高怀如晤,惟虔诚一揖。

采芙蓉?念着那“接天莲叶无穷碧”,念着那“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念着那“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极目四眺。那一湖莲呢?那采莲的美人呢?波光滟滟,沙鸥翔集,疏狂的芦苇自顾自吟唱着,生生把“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铺排出了《黄河大合唱》的气势。

《毛诗序》有语,“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吟不出蒹葭苍苍的柔肠百转,也吼不出“河西山冈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透了”的雄浑奔放,那就向着风,向着太阳,锦纱摇漾,借一双七彩的翅膀,越过宋唐,听渔樵对唱。

思绪像一尾鱼,一不小心就被滟滟波光拖向碧水更碧处。久久逗留在襄垣王子踏歌泛舟的雕像旁,时光若许,我该是那个摇橹客,还是追随在船尾的一只沙鸥呢?

一对对野凫悠闲地浮在水面上,身旁浩浩荡荡的芦苇丛就是它们的家,家里,也许正欢闹着它们羽翼未丰的儿女们。屏天苇地,一个猛子,囊尽鱼虾。这份自在闲适,倒让岸上指点它们的人嘘了一声,徒生了些许惆怅。

风撩衣袂,向着南山更南,一方凌空欲飞的水榭横空而出,凤凰于飞!蓝天白云,苍山绣野,恍惚间一声幽旷,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再也顾不得去艳羡那些闲云野凫,急匆匆奔过去,唯恐它化了黄鹤化了鹳雀,依了长空,依了苍山。

五姓知名地,朱幡十月过。地偏人迹少,山静叶声多。碧浪摇丹树,清流映绿螺。鱼窥名士舫,鸥听野人歌。风定茶烟细,日高榜语和。诗笺分部署,杯酒劝渔蓑。苏堰功何巨,习池事不磨。从公留信宿,清梦入岩萝。

水晶般通透的玻璃上大红的韵律仿佛云帷垂下的幻梦,隔一帘幻梦,聚焦,只需一束光,一镜湖山的前世今生款款而来。迎风,把盏,推一扇窗,层峦耸翠,飞阁流丹,鹤汀凫渚,桂殿兰宫,四美具,二难并,逸兴遄飞者究谁人也?

“篇中人物,皆一时之豪……”

萃了蒹葭之蓊郁,条山之雄浑的风肆意入怀。青丝疏狂,霓纱飞扬,蓝天下,你,峨冠博带。

王晓莹/文
162578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