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古今人物] 帝喾,共工氏和姜嫄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3-19 11: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在到了帝喾之时代,共工氏为什么又不肯臣服呢?

原来共工氏的人强悍好乱,又经康回、孟翼等图谋霸权思想的感染,总想称雄九州。现在又听说颛顼帝驾崩,帝喾新即位,他们又以为有机可乘,便又蠢动起来。又因为前两次的失败,所以时终没有人敢出来大闹一番,虽然也有一些乱,但并不是十厉害。为了防患于未然,帝喾还是派了吴回之兄,火正官重黎前去征讨。临行前帝喾反覆嘱咐:“你这次前去,一定要根本解决,不可再留余孽。”

重黎领命,率领大军直攻冀州。那些乌合之众哪里打得过重黎之师,不到一月,早已荡平。可是重和黎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时终难下狠心,处置共工氏余党不免有所姑息。哪知等到重和黎班师回来,那共工氏的信徒们又纷纷作起乱来。帝喾听了大怒,选了一个庚寅日,将重黎杀死,以正他们误国害民之罪。一面就叫重黎的胞弟吴回代做火正祝融之官,并叫他带了大兵再去讨伐。

吴回认为兄长重黎之死都是因为那些乱民而造成的,所以替兄报仇的心情就非常急切,加以帝命严厉,所以更不容情,一到那边就用火攻,竟将那些乱民焚戮净尽。这也可算是共工氏空前的的大劫难了。等到吴回班师归来,帝喾叹息道:“我非不仁,下此绝手也是出于不得已!”

君臣作恶,罪归于主,百姓何罪之有?何该遭此荼毒!帝喾不明因果报应之理,父罪子承,故后有挚之无能,房山之困,帝女之灾,自己也难成上仙。

共工氏虽然已经被平定,但是帝喾还是放心不下,意欲出外巡狩,以考察四方的动静。正要起身,正值常仪生了一个儿子,这也是帝喾第一个儿子,当然非常高兴。过了三天,便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作挚,恰恰和他的曾祖父少昊氏同名。由此可见在上古时,并没有避讳的一事。又过了几天,帝喾决定出巡,带了姜嫄同行,而朝中的事情暂由金、木、水、火、土五位大臣共同维持。这次出巡的地点是东、北两个方向,所以先向东走。绕过了菏泽,到了曲阜,顺便又到少昊氏朱宣坟上去进行了拜祭。

一切询风问俗的事照例举行,不必细说。公事既完,就和姜嫄同上泰山(运城孤山),并在山上游玩了两天,刚从泰山的南面下山,远远一望,只见山下莽莽一片尽是平原,是谓太原,或大原(今运城平原)。

虽然姜嫄是个后妃之尊,却是非常喜爱农事的人,以前在亳邑都城的时候,她就在城西北地方划出出几百亩土地,雇了十几个帮手,栽桑种稻,播谷分秧,有的时候还经常前往亲自动手,参加其中的经营管理和指点教导,这些地方简直就是她的农业实验场。因此象这种有田坎的路都是她平时走惯了的,所以行走起来并不感到吃力劳累。

正走之间,帝喾远远望见东南角上有一座山,山上有许多树林,林中隐隐约约好像有一所房屋,非常高大,就问老百姓:“那边又是什么地方?”百姓道:“那边是盘龙山,山上有一个闲宫。” 帝喾问:“为什么要叫它闲宫?”百姓道:“它是个庙宇,我们除了祭祀之外,或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大家要聚会商量,才去开开这个庙门,其余日子它总是关著的,所以才叫它作闲宫,也有人叫它闷宫。”

帝喾听后直朝盘龙山而去。   到了山上,却见那闲宫的方向是朝南的,后面一带尽是花草树木,前面却紧对泰山,原来这蹯龙山就是泰山脚下的一个小土岗。当下喾帝、后妃二人下了车,准备一起进庙。刚走到离庙门口不远,好像看见路旁烂泥地上有一非常大的野人脚印,五个脚趾也非常清楚,足有好几寸长,就是那个大脚趾也比平常人大得很多,再看它的方向,足跟在后,五趾朝著庙门,看来是走进庙去的时候所留下的。

此后便有了姜嫄踏野人巨足,怪生姬弃之故事。

帝喾夫妇游泰山回来后,受到了帝喾老丈人伊耆侯的求见。伊耆侯本是教书先生,在帝喾三妃庆都幼时的养母陈锋氏病死后,在乡下教书路过时见小庆都聪明伶利,无依无靠又可怜,便收留了她。成为她的养父,直到后来成为帝妃。

后在帝喾辅政颛顼时,伊长孺带了庆都来到了帝丘,被帝喾母握裒看中,成为帝妃,伊长孺好有好报,成为皇帝老丈人。后又被封为伊耆侯(临汾),治理黄河龙门(运城河津)一带。

伊长孺到伊阙之后,确遵帝命,叫百姓勤于农桑,以尽地利。又叫他们节俭用财,有贫苦老弱不能工作的,臣用贷财去借给他们或赈济他们。到现在他们基本上都能安居乐业,也无贫穷之患了。而且风俗亦渐渐趋于仁厚,并能相亲相爱。遇到饮食短缺的时候,大家还能够互相分让;遇到急事或困难的时候,大家也能够互相救助;遇到有疾病大灾的时候,大家也知道彼此扶持,比起从前已是大不相同了。至于共工氏余民,在我所治理的耆国地方本来就不多,现在有些住在我那边的大多都已能改恶从善,就请你放心好了。”

过了几天,帝喾起身欲归太原(运城临猗一带),伊耆侯又忙来相送,并说道:“我妻子最近因老多病,因此她非常想念我们的女儿庆都,我想待帝回首都以后,能派人送她回家省亲一次,不知道帝同意不同意?” 帝喾道:“这也是人之常情,我怎会不同意。等我回去后,你也可以派人接她回去。”说完,大家就彼此分手,那伊耆侯也就自回伊耆国去了。

这里帝喾和姜嫄先是到了涿鹿(运城解州),游玩了黄帝的旧都,寻视黄帝大会诸侯合符处的遗迹,一路流连景仰一番,然后竟上恒山(今河东太岳山)而来。那恒山古称常羊山,是五岳中之北岳,山势非常雄伟险峻。只见一路树木都是枳棘檀拓之类,帝喾心中暗想:“怪不得共工氏的弓箭厉害,原来这里柘树特别多,都是用作做弓的好材料呢。”正在想时,忽听得远处有人呼救命之声,那走在前面的随从等早已看见,都说道:“那边有一个人被野兽伤了。”

说著便带上兵器赶上前去进行救护。那野兽看见人多,就丢下所吃的人向后奔逃,嘴里还不断发出一种怪声音,仿佛和雁鸣一般。随从们怕它逃掉,连忙放箭,一下那野兽就被射中十几支箭,硬是带伤连箭跑了好多路才倒地死掉。大家再一看那被吃的人,早已面目不全,脏腑狼籍,早已一命呜呼,只得随便挖个土坑将他草草埋葬,然后再将那野兽抬来见帝喾。帝喾一看,只见它形状似牛却有四角,两眼似人,两耳却像猪,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野兽,只好叫随从们抬著上山去,以便询问当地老百姓。正走到半山腰,正巧有许多人从山上下来,见此情况非常高兴,齐声说道:“太好了,又被人打死了一只害人的猪獾。”

随从们将他们领到喾帝面前。大家知是君主,慌忙拜过。帝喾就问道:“方才那只野兽你们认识吗?它叫什么名字?”大家说:“我们称它为诸怀,它非常凶猛,还经常吃人。我们这山里的人不知道被它伤害多少。上半年我们打死一只,现在你们又打死一只,这真是运气。”

帝喾问道:“这种诸怀一直是生在这座山里的吗?”大家说:“是的,这座山的西面有一小河叫作怀水,水的两旁森林山洞特别多,这些野兽就长住在那里面,因为它身体像獾,又生著一对猪耳,所以有人又叫它猪獾。”

帝喾又问道:“此处还有没有其它奇形怪兽呢?”大家说:“其它就是豺狼虎豹之类,也没有什么其它大的野兽,只是那怀水里还有一种怪鱼,古名,鮨鱼,现名叫鲵鱼,它的形状像鱼,头却像狗,叫起来的声音又和婴儿一样,因此又有人叫它:娃鱼。据说这种鱼可以治惊狂癫痫等疾病,倒是有利而无害的。” 帝喾听后说:“原来如此。”又慰劳那些百姓几句话后就继续上山赶路。

只见最高峰上有一座祠,祠门外有一块高约二丈多玲珑剔透的大石耸立在那里。石上刻著「安王”两个大字,不知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是何朝何代,何年何月,何人所刻的。帝喾研究了一回后也莫名其妙,亦只得罢休。又与姜嫄到其它处游玩一遍,就赶忙下山向山西运城而来。

再说邰骆听说帝喾来,赶忙前来迎接,帝喾问起当地民情,邰骆所奏大略与伊耆侯之言相同。帝喾随即到各处巡视一周,只见那堤防沟渠等都修造得很好,汾水中流一带因此也多出许多良田。帝喾看了非常满意,著实把台骆嘉奖了一番。那时正值暑夏,不便行路,帝喾就在运城住下,闲时就与邰骆议论、研究一些治水的道理和方法。

邰骆有个同胞兄长名叫允格。他也不时经常抽空来和帝喾谈论一些治国为民的道理和看法。邰骆因为自己做诸侯已很久,而胞兄还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心中非常不安,总觉得过意不去。这时便就乘机向帝喾提出,是否能为允格请封一个地方。

帝喾说道:“你兄长虽无建功,但你父亲玄冥大师在颛顼帝时,辅佐颛顼确实对国家有过很大贡献,你现在也能为民尽力,搞得很有声色。就凭这种关系和道理,就封他一个地方吧!也希望他能像你们一样能好好进行治理!”说完,立时就封允格于鄀,允格连忙稽首拜谢而去。

过了几天,帝喾忽接到握裒的来信说:“次妃简狄父母因思念女儿简狄,已派人前来迎接,问是否能同意她回去?” 帝喾看后立刻回信,准其回归家。又过了几天,已交秋分,帝喾吩咐起身,沿著汾水直向吕梁山而来。

帝喾告诉姜嫄:“我就听说梁山这个地方有一口泉井,里面的水一年四季都是常温,非常适合人们洗浴,此次经过那里,我们一定要很好地享受一番。”姜螈问道:“我听说泉水出山总是寒凉冰冷的,为什么那里的泉水却是温的,真是不可理解。” 帝喾道:“天地之大,何奇不有!我听说还有好几个地方,那里泉水不但温热,竟沸如开水,可以烧鸡煮肉,那才叫真奇怪呢!照我看来,古人说地中还有水、火、风三种物质,大概此水经过地中,也说不定是受那地心之火蒸发的原因。”

过了好几天后来到了梁山,他们急忙就去寻访温泉。果然被他们寻到,却在西南数里外,共有三个源头,由上而下地一起汇合流到漆、沮两河。当下帝喾就解衣入浴洗了一会。从此以后这口温泉水也就出名,大家都称它为帝喾泉。在古时这就叫做“人以地名,地以人传”。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再说帝喾一路巡游,已有十月多,知姜嫄有孕将近分娩,就向姜嫄说:“我原夲是打算从这里到桥山去拜谒曾祖父黄帝陵的,现在你既然很快就要分娩生产,恐怕多绕路途也不太好。我想此地离你家不远,不如干脆就到你家里去生产,并且在那里过年,你看好不好?”姜嫄笑著回答:“那当然是好极了!”

于是帝喾便吩咐随从朝有邰国(运城稷山闻喜一带)方向行去。谁知刚走了没几天,天气骤冷,又下了一天大雪,把原计划打乱。等到雪停天晴,重新上路,已被耽搁了好多天。这天正走到幽邑这个地方,一面是沮(洳)河,一面是漆(漳)河,姜嫄忽觉得腹中不舒服起来。帝喾怕她很快就要生产,就叫大家停住不走,就地找了户人家住下。

文献:  “北岳之山,多枳棘刚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雁,常食人。”《山海经.北山经》

“北方之极,自九泽穷夏晦之极,北至令正之谷,有冻寒积冰,雪雹霜露,漂润群水之野,颛顼、玄冥所师者万二千里。”《淮南子.时则训》

  “昔金天氏(河东新绛)有裔子曰:昧,为玄冥师,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漳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封诸汾川,沈、姒、蓐、黄,实守其祀。”《左.传昭公元年》

“在晋阳(运城虞乡)东南二十里汾水旁有台骀庙。”《太平广记》引《河东记》。
153268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