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年年腊八味不同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1-10 10: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浏览和使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节虽然天气严寒,但因与年味联结,倍受人们重视,也因此总有暖心暖胃的腊八饭相伴。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腊八节,我家还在黄土高坡一个小乡村的沟凹里。站在村子东北边的岭顶向沟下望,就可看到我家那坐北朝南的四方小院。窑顶的酸枣树密密麻麻长得有一人多高,窑顶的烟囱总是炊烟袅袅。院中两眼北窑,一眼西窑。小院前是一个很大的打麦场,周围栽着碗口粗的杏树。冬天的小院里,总有一群红脸的小母鸡悠闲地在院中啄食,晒太阳。

腊八节这天,母亲一大早就在北窑里忙碌着。她舀出自家产的红豆、豇豆、黄豆,淘好了小米,剥好了核桃仁,切去枣仁,和好了面团,再用柴火灶做好腊八饭——一锅稠乎乎的豆米饭。等在村小学教书的父亲回来后,我们一家三口坐在热乎乎的土炕上,围着一张四方小木桌,边吃边聊天。

父亲会给我讲一些关于腊八节的小故事,母亲最关心的还是家中那些红脸小母鸡什么时候生蛋。腊八饭她总会刻意做得多,留给家中那些母鸡吃,好早早开怀产蛋。那时的腊八节,总过得悠闲温馨。

20世纪90年代初的腊八节,我家终于从村东的山沟凹搬到了沟顶上,有了平整的村西新院。三分大的院子里,南边有水井,北边建了五间水泥现浇大平房,西边建了门楼带西厦。从此,我们结束了夏天心惊胆战观看滚坡瀑布雨、冬天小心翼翼滑雪上下坡的惊险刺激的生活。

这时,村里人忙着做各种活计赚钱。老妈也不再悠闲地喂母鸡了,每天伏在缝纫机上加工成衣,从风雪衣到皮夹克、西装,还有花衬衫,一年四季不闲。进了腊月,母亲缝制的活儿更紧了,因为快到年关,人们都要买新衣。

不过,到了腊八节这天,母亲依然会腾出手,在煤气灶上忙碌一番,为在村小学教书的我和父亲做顿腊八饭,以驱走我们待在偌大教室里的寒冷。我家那只大黑狗,也会跟着饱餐一顿。此时的腊八饭桌上,我和父亲聊的总是学校的趣事,母亲关心的却是这顿颇费时的腊八饭让她少做了几件成衣,她得熬夜补回来。此时的腊八节,过得忙碌又有味。

2003年的腊八节,我已经离开家乡,被调到了县城边一个乡村小学教书。由于历任毕业班语文教师和班主任,我的生活更加忙碌,拖家带口吃住在学校。教学楼西边的旧房子是以前的教室,被改造成教师住宿区,一家一个两间套房,办公室兼卧室兼厨房,方便实用也温馨。我在那儿工作了整整六年,对于腊八节的印象却淡薄得任我苦思冥想也记不起一星半点儿。或许,我也像母亲一样给丈夫和儿子做腊八饭吃;或许,我忙于教书育人而忘了腊八节,就潦草度过了。这时的腊八节,过得无滋少味。

2009年的腊八节,我已经被调到了县城一个中心校任教。喜欢摄影写文章的我,在校长引荐下加入县公益协会,成为一名爱心志愿者。那年的腊八节,我参加了协会组织的送温暖活动。后土广场上,身穿红马甲的志愿者们站在冒着热气的保温粥桶前,为前来领免费黄手环的老人们捧上一碗碗腊八粥。我手持相机,抓拍了一个个感人画面。这个腊八节,过得暖心香甜。

而今,已退休的我回归家庭,把体弱多病、独居家乡的老妈也接到了城里。每年腊八节,我都会熬制一锅豆、米、干果齐全且营养丰富的腊八粥,在数九寒天温暖全家人的胃,用精心烹制出的甜蜜粥,迎接新春的到来。

就这样,年年岁岁,我们都会与腊八节如约重逢,而腊八节的一粥一饭,却分明有着流年诉不尽的人生诸多滋味浸润其中。

王卉/文
146043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