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散文] 我从此成了家乡的过客(散文)——高志海

[复制链接]
avatar 发表于 2022-1-4 10: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浏览和使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x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已注销。”周末,当我习惯性地给母亲拨打电话,又再次听到了相同的语音提示。

是啊!母亲走了,真的不在了,再也不会每周和我打电话聊天,叙叙过去的日子,说说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的生活。

20世纪40年代初,母亲出生在盐湖区的一个乡村,兄妹五人,她排行老小,也是唯一的女孩。成年后,母亲嫁到了邻村,后凭借当时少有的高学历,考取了乡村教师资格,并在村里学校任教。母亲教学严厉是出了名的,她教的班级,成绩常常在学校排名第一,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她的学生,以期孩子能学有长进。母亲教的学生遍布村里,她也因此赢得村民的广泛赞誉和尊敬。多年后,我每次回村陪母亲走在大街上时,仍经常能听到:“曲老师好……”

母亲性格开朗,酷爱唱歌表演,年轻时是个文艺青年,时常把歌词抄在笔记本上,闲暇时唱唱,自得其乐。1998年,我们兄弟四人都成家立业后,母亲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早晨跑跑步,白天参加村里老年协会的活动,晚上跳跳广场舞,真正过上了颐养天年的生活。编排节目、带妆演出、锣鼓表演,在老年协会里总能见到她活跃的身影。

母亲心灵手巧,剪窗花、捏花馍、手扎花无所不通。一张彩纸粘上棉花,在她手里,经熨斗熨烫一会儿,就变成一幅活灵活现的猛虎上山图。一张红纸,随着剪刀上下翻动,喜庆的红双喜字便很快呈现在眼前。街坊四邻、协会老友家有红白事,总少不了找她帮忙。小时候过年,卧室墙上也总少不了挂些她精心捏制的动物花馍。

2020年7月的一天,大哥来电与我聊了很久,最后才婉转地说:“妈身体查出有些问题,不太好。”

怎么可能!她平常走路带风,提桶水比我都利落轻松。即使和村里熟悉母亲的人说,他们也都不相信,一向蹦蹦跳跳、健步如飞、精神矍铄的曲老师,怎么可能患重病呀!是呀,怎么可能?我一时难以接受,差点瘫坐在地上。

我到京城大专科医院四处求医问药,希望母亲能慢慢康复。然而,病魔无情。2020年“十一”长假,我们全家回乡看望母亲,扶她下炕锻炼,她急切地把拐杖探得老远,想迈开大步锻炼,让身体尽快康复。

长假很快结束,向母亲话别时,她哭得像个可怜的孩子,是那么无助和悲伤。

2021年1月,母亲悄然离去。她去世前没留下只言片语,但却用她一辈子默默付出的实际行动,延续、诠释着伟大的母爱。年轻时,她和父亲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为我们兄弟四人撑起了一片天。晚年时,她把我们孝敬她的生活费、她的退休金及参加村里活动的劳务费全都积攒起来,并将所有积蓄均分后存在我们四人名下。母亲给我们留下的不是金钱,而是她和父亲对儿子的爱,更是传给晚辈“勤俭持家、人和家兴、与人为善”的家风。

母亲走了,我犹如失去故乡牵引的风筝,从此成了家乡的过客。在异乡,我只有面向故里伏地长跪,祈愿父母在天堂一切安好!

145399
comiis_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_login wechat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